见千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近日一则传闻在咸阳城中不胫而走,几乎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传闻所涉及的正是不久前发生的宫闱秘闻。

据说关东六国余孽见先帝驾崩妄图谋反,派出间谍挑拨诸公子与当今二世皇帝的关系。诸公子起了猜忌之心,质疑先帝遗诏,更有甚者不顾手足之情妄图逼宫,二世皇帝不得不大义灭亲,行诛公子以求社稷安定,公子高等人事后醒悟,自觉无颜面对陛下,于是选择自戕。

陛下宅心仁厚,得知此事后宽宥了诸公子,还将扶苏之妻卫姬放出了大牢,卫姬感念圣恩,叩谢不已。

同时朝廷有意放开了舆论管制,压抑了几个月的黔首,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人人煞有介事地说起此事,仿佛他们就曾在现场似的。

李景走在大街上,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细碎议论声,忽然有些迷惘,他像个初入世间的孩童,开始分不清事情的真相。

事实上,不仅是这件事,有太多的事情他根本想不通,但他最最好奇的是,沙丘行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先帝真的留下遗诏要传位给胡亥吗?

如果是话,先帝在地下见到自戕的公子扶苏,枉死的蒙氏兄弟,还有一众惨死的子女后,可否后悔将大秦江山交给胡亥。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意味着沙丘之事另有玄机,那他的大父李斯承担着怎样一个角色......李景不敢往深了想,在他眼里,大父李斯和先帝一样,都是他此生最崇敬的人。

“这位郎君麻烦让让。”一个沙哑的嗓音传入耳中,李景回过神来,发现他正站在大街中间,阻挡了行人的路,推着一车桔子的老人,正用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李景虽然身世不凡,但从来不以此为傲,他朝老人略一拱手,退到了一旁。

老人点了点,继续推动板车:“多谢郎君。”

板车上属于桔子的清香入鼻,李景忽然想起妹妹李容最爱吃桔子,这些桔子虽然看着个头不大,但颜色好看,黄澄澄的一看就甜,他连忙追了上去:“老人家,这车桔子我都要了。”

此时有几个路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们也是要买桔子,老人抬眼上下打量李景,比了个手势:“我这车桔子可不便宜,至少要这个数,否则免谈。”

几个路人面上一惊,常言道物以稀为贵,这个时节桔子基本都下市了,这车桔子自然能卖上一个不错的价格,但也不至于要这么贵,心道分明是老头见李景衣着气度不凡,想要狠狠敲他一笔。

李景当然也看出来了,但这点钱对于他和李家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从袖子掏出了几枚半两钱:“烦请老人家将桔子送到我家里去,这是一半的钱,后面的到了家再给您。”

老头喜笑颜开地收下了钱,推着板车跟着李景喜滋滋地走了,最后他们停在了一间极为气派的宅邸前,他不识字,自然不认得门前的牌匾写着“左丞相府”四个字,刚才认为自己撞了大运的老头,瞬间有些慌神,变得胆怯起来,都不敢主动说话。

李景拿出剩下的钱,递给了老头:“这是剩下的钱,老人家你可以走了。”

老头如释重负,生怕李景不给他剩下的钱,这年头这种事情可太多了,就如几天前有个小吏路过他家门前,瞧见树上还未摘的桔子,不由分说就将大的全都摘走了,一分钱不给。老头看见了不敢拦,还得笑着将家里的筐子一并送给他装桔子。

心道这人估计是在大宅子里干活的,转头却听李景冲门口的两个护卫吩咐:“你们俩把这车桔子从后门推进去。”

见李景进去了,老头连忙拉住一个路人,指了指问道:“这是谁家的房子?”

路人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说道:“还能是谁?左丞相李斯的府邸呗。”

李景让人挑了几个最好最大的桔子,装在精美的漆木盘,亲自送到了妹妹李容的房间门口:“阿容开开门,大兄买了你最喜欢的桔子回来,可甜了。”

和之前几次一样,李容依旧不肯开门。

“大兄,我不想吃,你拿走吧。”屋内女子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年久失修的破风箱。

闻言李景心中一痛,妹妹李容曾有一把敲冰戛玉的好嗓子,唱起楚地歌谣来宛转悠扬,曼妙的余音可绕梁三日而不绝,但在日夜不绝的哀嚎痛哭之中,彻底伤了嗓子,更别说唱歌。

世人皆知,大父李斯乃大秦左丞相,父亲李由是三川郡守,而李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因此他和妹妹李容,一个尚公主,一个嫁公子。

然而一夜之间,曾经多少人艳羡的殊荣,变成了人人避之不及的灾祸,二世皇帝下令行诛大臣及诸公子,李容的丈夫身为公子也未能幸免,戮死于杜,连个全尸也无。

变故实在来得太快,等李景带人赶到时,只见到了抱着丈夫残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李容。

因大父和父亲的关系,廷尉府的人没有为难李容,让李景将人带回了丞相府。

只是从那天起,李容除了哭就是睡,不曾踏出卧房一步,家里人担心她做傻事,派人在房间门口日夜守着。

他忽然有些庆幸,庆幸妻子已经去世,不然以她的性格,经历此事该有多难过。

李景长叹了一口气,将桔子放在门口,转身一看年迈的大父出现在了他身后,他被吓了一跳,连忙行了一礼,朝李斯问好:“大父。”

李斯望着紧闭的房门,问他:“你妹妹还是不肯出门?”

李景正要回话,却听背后传来开门声,紧闭了数日的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面容憔悴、眼圈通红的李容走了出来,大步走到李斯面前,完全不顾仪态,冲她最敬爱的大父大喊大叫:“胡亥这样的人,居然连手足兄弟也不放过,堪能为人君?他到底许诺了大父什么,大父竟帮他如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言情连载15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