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中文网【px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在B站吐槽前担后天天被创》最新章节。

乔夏是高考结束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杯倒的。

谢师宴上,他向一直对他关爱有加的老师敬酒,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和现在的他一样。

他的头昏昏胀胀,仿佛顶了千斤的重量。

喉咙也涩得要命,简单发出一个音节,嗓子就像被刀割一样。

乔夏眯着眼,手撑着床头柜行动迟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重重坐下的那一瞬,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痛,腰也酸得不行。

乔夏被痛清醒了。

他一把扒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现实让他几近昏厥——

他穿的衣服不是昨天那套衬衣,而是一件宽大的白色居家服,堪堪遮住他的大腿。

大腿处还残留着红色的手印,满身的酸楚也做不了假。

乔夏只记得自己坐上梁语竹的重型机车亲他那颗痣的情景。

宿醉后的酒中菜鸟对于记忆里最后一个画面额外印象深刻。

是他勾住了梁语竹的脖子,把他拉倒自己眼前,他的手指微张,搭在梁语竹后颈时,不是蛮横冲撞的,而是带着亲昵的轻轻触碰,他还故意用指尖勾了勾那处敏感的皮肤,然后他吻住了梁语竹的那颗痣。

男人的喉结碰不得,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脑子里嗡嗡作响,充斥着形形色色的声音,这些声音在他脑子里各自为战,却又重复着同一句话。

“你主动和梁语竹酒后乱/性了。”

意识彻底回笼后,乔夏含着赴死的心情打量这个陌生的房间。

极简的现代装修,整个房间以黑色元素为基调,开阔的落地窗被薄纱罩着,丝丝缕缕的晨光流窜进来,将整个房间映得亮堂,驱散了原本的冷冽。

床是宽大的,被套是柔软的,还溢着舒适的清香,乔夏的心却比十二月苍茫的雪还要寒。

卧室外传来拖鞋趿拉的声音,乔夏拖着半残的身体,忍着不适,迅速藏进了被子里。

他拒绝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

“醒了?”梁语竹停在了床边。

乔夏装死。

“你的衣服我已经洗了。”

乔夏继续装死。

躲在被子里他有些呼吸不畅,于是他悄悄在头顶敞开了一条缝隙。

“你的萨摩耶我也遛了。”

“昨晚,早上,两次。”

!!

乔夏猛的掀开了被子。

遭了!

他居然忘了家里还有个罪魁祸首没有投喂。

“我已经喂过了。”

“哦……”乔夏浑身紧绷的劲儿卸了,尴尬地靠在床头。

梁语竹穿着和他同款的栗色家居服,手里端了杯牛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