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惜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甜掉在了小暗台上,不去下不来,原本在靠在那座碎裂的墓碑旁闭眼休息,却见徐烟不知怎么也摔了下来,她想也没想就把人接住了。

徐烟从高处摔了下来,苏甜接住了她,她连根头发丝儿都没伤到,除了衣服有些凌乱,身上没有半分的不适。

而苏甜被徐烟狠狠一砸,整个人都被震得全身发麻,本就受了伤的伤口仿佛痛苦被放大,她眉头忍不住扭了起来。

徐烟火速从苏甜身上离开,她慌忙把她扶了起来,满眼愧疚,一边不住道歉:“抱歉抱歉,苏甜,你没事吧?”

苏甜被扶到了墓碑旁坐下,好半天,她嘴里才挤出了一句:“你说呢?”她说话的语气冷冷的,毫不掩饰的嫌弃。

徐烟惊险摔下,也没有受伤,自然不会跟苏甜计较太多。

此处是一座墓碑,大抵曾是什么富贵人家的祖先,墓碑被修得很是漂亮,上下双层结构,处处都透着阔气,有着与墓园墓碑清冷肃穆全然不一样的气势。

墓碑旁有着上下同行的阶梯,大约是年久失修,已经破碎不堪,苏甜坐在最下一级楼梯上,靠在墓碑旁闭眼休息。

苏甜不喜欢徐烟,也不曾开口主动与她说上半句话,仿佛是雕像一般,高冷,也不理人。

她身上伤得严重,眉头从始至终都紧皱着,今日晨起被周南精心挑选穿上的小白裙也在滚落时沾染上了枝叶与泥尘,显得脏乱不堪。

她那张原本辨识度极高的脸此刻额角和脸侧都有着细微的刮痕,鲜红的血从中渗了出来,牵出一条血线,脸上也沾染着泥尘,很是狼狈,仿佛是村里刚刚与人打架斗殴过的顽皮小孩。

苏甜受了伤,徐烟着急得要帮她收拾伤口,可四处草木环绕,让她无从下手。

偏偏苏甜还会抬起那双冷冷的眼睛,警告着她,“别碰,很疼。”

苏甜现下全身上下都疼得不像话,五脏六腑偶像是挤在一起了,根本没有精力却听徐烟说什么话,也不想让人碰她。

少女疏离冷漠,徐烟不敢再打扰她,只好在苏甜不远处的位置坐下。

她用和苏甜一样的姿势坐着,苏甜安静不理人,徐烟此刻却心乱得忍不住说话,“周南说你爱哭。”

年少的苏甜娇气至极,徐烟曾从周南口中听说过她,知道她爱哭,受委屈会哭,受了伤也爱哭。

但此刻苏甜的脸色却很平静,明明受了伤,却只是眉头紧皱着,大抵是疼得厉害,但却根本没有半点会哭的架势。

苏甜怕猫,会被猫吓得乱叫,但此刻没了猫,自然冷静了下来,纵使身上疼得厉害,却也没了刚才那般的恐惧。

“爱哭,是因为有人在乎。”苏甜睁开了眼睛,却没看徐烟,只是阴阳怪气地说了句,“你又不会在乎我,我为什么要哭?”

徐烟哑口无言,她知道苏甜很爱在周南面前装,但偏偏周南却从来很吃这一套,他自己分明也是知道她在装的。

沉默了半天,她才听见苏甜缓缓开口,“我刚才在那边逛的时候,你们班的一个男生告诉我,你痛经痛得快晕倒了,托我过去看看你,但——”

苏甜话锋一转,目光落在了徐烟身上,审视着问她,“是这样吗?”

刚才被猫吓到了,惶恐地情绪占据身体的主导权,苏甜无暇想太多,但冷静下来,回忆起刚才发生的种种,却无处不透露着蹊跷。

徐烟一愣,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她有些迷茫地问:“可我没有。”

大抵说到女生的隐私,纵使对方也是个女生,徐烟也仍有一些羞涩,她道:“我是来生理期了,但我并没有……没有痛经。”

徐烟不好意思说这种事,很快又把自己经历的事和盘托出,她道:“我原来在班里和同学聊天,是突然有个人叫我,告诉我说是你有急事找我。”

男生找她时,徐烟根本不明白苏甜怎么会有急事找她,可对方说是与周南有关的事。

徐烟本不想去的,但在感情的驱使之下,还是主动去了。

谁曾想,两人一碰面就遇上了那样的事——一切都像是被策划好的阴谋,在暗处伤人,让人被害得猝不及防。

苏甜也安静了好半天,她盯着山下的翠绿的花草发呆,却是在想到底是谁策划出这场事故。

知道她怕猫,故意放出野猫吓她,还如此恶毒地想要置她于死地。

答案呼之欲出,是季飞沉。

季飞沉恨着周南,对苏甜也有某种不知名的恨意,皆因苏甜与周南在一起,太近,在极端阴暗情绪的扭曲之下,总想要害她。

早在初二那年,他就是这样,不遗余力地害她,想要她死。

徐烟在苏甜耳旁说话,嗡嗡乱叫,苏甜收敛情绪,她不耐烦地问:“你怎么会觉得我会主动找你?”

苏甜的话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和嫌弃,她对徐烟的不喜,从来都是明明白白地摆出来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产科男护士穿进豪门生子文

麦成浪
【每天中午12点更新】[本文是生子文,会生孩子]曾经的海王受*永恒的闷骚老古板攻郁南当了几年产科护士,他打死也没想到,他接生过无数个宝宝,此时居然要自己生!他穿越了,当晚就和人一夜春宵,没想到竟怀孕了。郁南看着B超单,久久没有回过神,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刺激。不料单子被一个看起来又帅又矜贵的男人抽走了。那男人阴着脸,将单子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桶。男人:“打掉。”郁南:“伤身
言情连载40万字
浪漫星球

浪漫星球

酒尔呀
下本《淮淮起意》轻悬疑搞笑甜文求收藏!公主先请看文案:乖酷传统学霸少女VS竞赛冠军清冷拽哥天才少男少女的双向暗恋|超甜|偏群像对于喻时,周聿也记住这个人远比记住名字更来得深刻。第一次对喻时有印象,是他摊着双腿无聊坐在小卖部,修长有力的手指正灵活地转动着一个魔方,手背上青筋若有若现。直到头顶前方传来一声清软嗓音。“老板,结账。”一道阴影覆盖下来,落在了他的头上。他抬起头,看向柜台处立着的少女,一身穿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