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怪谈续命[无限]》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回到院子,姜芝怕感冒赶紧先去洗了个热水澡,洗完后两人帮她量好尺寸便离开了。

姜芝本来就很排斥穿中式嫁衣,现在知道竟然还要穿很可能是宋梁年前妻穿过的,心里既膈应又害怕。

她很想去找宋梁年问问,又不想看见他那张虚伪的脸。

烦死了。

姜芝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拿起手机给宋梁年打了个电话,但是没人接听,她犹豫了一会儿,换好鞋出门,她打算直接过去找他。

说来也是讽刺,她来这里好几天了,居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未婚夫”住在哪。

走到半路,手机震了两下,姜芝拿起来看,是宋梁年发来的一条微信:我在外面办事,刚才不方便接听,有事吗?

姜芝皱了下眉,在外面办事?

既然他不在家,她就不用过去找他了,姜芝回了句等你回来再说,转身原路返回,忽然又想起上午崔池约她打麻将,她想了想还是改变方向,朝崔池住的地方走去。

姜芝轻车熟路的来到崔池住处,老远就看到了陈姨,还有厨师王叔,两人热情地同她打招呼,嘴里直说等她半天了。

崔池听到声音出来,笑说:“你要是再不来,他们就要催我去找你了。”

“宅子里这么多人,难道还凑不成一桌?”姜芝有些不解。

“难道都不用工作吗?时间上不统一呐。”崔池道。

陈姨急不可耐地搓着手,“行了,大家上桌再聊吧。”

由于上次打牌时发生了诡异的事,再加上姜芝本身也不太热衷于麻将,她打得有些不在状态,奈何牌运好,没一会儿就自摸了。

刚才上桌不久,又有一男一女从外面进来,站在一边看牌,见姜芝赢了,连夸她手气好。姜芝一看就知道他们也想打,正巧她不想玩了,顺势把位子让给他们,“你们玩吧,我去上厕所。”

“有没有搞错,赢了钱就想走,是不是觉得我们输不起?”

姜芝听到崔池在身后嚷嚷,这几天玩的熟了,说话也比以前随意,她笑骂道:“别叽叽歪歪了,输了钱还这么嘚瑟。”

崔池这里的厕所设计得很奇怪,上厕所要走到外面,绕到房子后面才行,厕所的门是单独另开的,朝着后院的墙壁。

自从在木沙村见识过旱厕的威力后,见到厕所她都有心理阴影了。

姜芝小心地拉开木门,警惕地朝里打量了几眼,里面倒是很干净,窗台上还点了香,既可以去异味还可以防虫,想想也是,崔池一看就是爱干净的人,厕所不会邋遢。

她又打量了一圈身后的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草坪一看就是精心修理过。

走进去关好门,刚蹲下没一会儿,姜芝透过下面的门缝看到有影子晃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站在门外面,她想到了崔池养的那只橘猫。

上完厕所,洗完手,姜芝照了照墙上的镜子,厕所门忽然“砰砰砰”的剧烈抖动起来,好像外面有人急着上厕所似的,在使劲拍门。

姜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心想这人是有多急,这么大的劲,门都要被他拍散架了,她赶紧去开门,嘴里边说:“我出来了,你别拍门了。”

推开门的一瞬,摇晃感消失了,外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别说人了,猫也不见影子。

姜芝愣在原地,脑子有些懵,这时她感觉一双手她背后用力地推了她一把,身体猛地往前一倾,刚下过雨的草地很滑,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等站稳后,她回头去看,却没看到人。

姜芝心中一悸,反应过来这是又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不敢再多呆,忙不迭离开这里。

一进屋就听到崔池的声音:“我左眼皮一直在跳,都说左眼皮跳财,看来这把会赢。”

姜芝闻言笑了,她走到崔池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准备说她先走了,结果还没开口,崔池连忙用手扫了扫刚才被她拍过的地方,“不要拍我的肩膀,没看到我在打牌,想我输钱啊?”

“对啊,很邪门的。”

“呵呵,崔医生,你的左眼跳财看来是不会灵咯。”

其他人笑呵呵的起哄。

崔池瞥她一眼,幽幽道:“这把我要是输了,就都怪你。”

“输了那是你技不如人,别想赖我身上啊。”姜芝笑骂道。

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好哇,原来你们都在这里,不用干活了?后天就要举办婚礼了,我们在外面忙得手脚不停,你们倒好,躲在这里打牌,不想干了就跟我说,我去告诉夫人。”

王婶叉着腰,板着脸瞪着屋内的人。

欢快热闹的气氛顿时一收,除了崔池牌桌上的三人慌忙站起来,表情讪讪的。

“我们这就走,不用告诉夫人。”

几人悻悻离去。

只剩下姜芝和崔池两人,屋内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崔池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瞅着她道:“整个大宅里的人都在筹备你的婚礼,准新娘的心情应该很激动吧,你那黑眼圈不会是因为太兴奋晚上睡不着造成的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犀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