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安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

良久后,清荷才道:“既然哥哥喜欢……那我们自今日起便攒钱吧。”

尹志白大概设想了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想到清荷会这样回答,于是惊讶的表情忘了收回。

清荷却像是没看到,她已经开始商量了:“只是不知,赎出里面那位姑娘,需要多少银两?”

三人说着已经走到了城门处,但就差了几步,门关了。

……

尹志白往日都是掐着点出来的,今日却耽误了些时间,误了出城的时辰。

“妹妹不必烦心,我自解决就是了。”他有些局促,或许是城门关了,或许是妹妹说要筹钱。

“我们如今,是不是该先考虑一下去哪儿?”邢云问。

“找家店!”

“找个废弃的地方。”

尹志白和清荷同时出口,一个想找家店,不让姐姐妹妹受苦,一个想存钱,反正从小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姑娘?”

三人踌躇间,有人从城门处走来,是那个拉清荷出了人群的白衣人。

“你们这是?”他问。

“回家。”清荷答得冷淡,没继续攀扯的意思。

白衣人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城门的方向看了眼,了然道:“家在城外?”

“你是谁?”尹志白站到清荷和邢云前面,略带防备的问。

那白衣人似乎不在乎,只是轻笑了声,道:“我算是个小官,可以让他们破例给你们开城门。”

一听这话,邢云立马上前,笑嘻嘻道:“那就谢谢这位公子了,这是我家弟弟,有些莽撞还望您恕罪。”

白衣人恍然道:“原来如此,不过,你们看着不怎么相似啊?”

邢云欲要答,却被清荷一把拉过,她问:“公子有什么要求,且提吧。”

这人既说能开了城门让他们回家,又在这儿站着不动,看起来就另有所图。

“哈哈,姑娘说笑,裴某并无此意。”这白衣人保持微笑,对着后面几个刚把门关上的小兵道:“你们,再把门打开,让这几位出去。”

“可是……”其中一个想要说什么,抬头却见白衣人回过头来,忙改了口:“好的!”

清荷从来奉行用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如今却见这公子确实无所求,方才轻轻施礼,道了声感谢。

出了城门的尹志白一直逼问刚才何人,清荷却没有理,倒是邢云从头到尾给他解释了一遍,他这才缓缓开口:“离他远点,如今在城里面当官能有什么好东西!”

也不怪他这样说,自从十几年前那场献祭,城中局势一直不稳当,近几年更是术师当权,那个城主早成了空壳子。

而术师这个群体,是清荷的死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