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飘雪中文网】地址:pxzww.com

再次醒来,是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吵醒的,林息扶着头痛的头,起身开了门,就直接被没好气的推了一把,险些跌倒。

尖锐的话语也随之响起:“日上三竿了还不去干活,我看你就是欠打。”

“……”

林息没由来就被一顿吼,愣神之余,脾气也起来了,那女子见林息瞪眼,更是气急,抬手就要掌脸,却被林息一把握住手腕。

“……”

两相对视间,女子被林息的眼神吓到,手腕处又传来一阵痛感,面色铁青的收回手,哼了一声,有些踉跄的离开了。

“你原是也有脾气的。”

识海中触不及防的响起话语,林息闻言怒气尽散,无奈扶额道:“是人总是有脾气的。”

“也是。”

林息揉着太阳穴,抬腿迈出了门,如今她又是到哪了?

“我们应该还在幻境中,只是换了场景和身份。”

林息点头,迈出了院子,此处住所倒是简陋,再反观自己的穿着,应是一个丫鬟。

幻境中依旧是冬季,身为丫鬟所穿本就薄,林息一时间竟也觉得寒冷。

还不待她细细端详四周,娇俏声便在耳旁响起。

“阿玲!”

只见柳玉兰身着一袭水墨色浅橘纱幔衣裙,蹦蹦跳跳的朝自己跑来。

发鬓系着的红色丝带在树叶筛下的光影中明明灭灭。

眨眼间,柳玉兰便跑到了身前,“阿玲,楼尧逸让我来告诉你,他已经和贵妃商量好了,会把你调去贵妃那里做事。”

林息不受控制般的开口道:“外人面前怎么还直呼三皇子全名?被别人听去了不好。”

柳玉兰俏皮的吐舌,想起什么又正了神色,“你父亲那边……不管你还是不是尚书府的千金,你都是我们的朋友。”

“……嗯。”被唤作阿玲的女子垂眸遮下眸中的哀伤,“此事也只能说是家父一时糊涂。”

“哎呀,不想这些了,楼……三皇子那儿说今日红鹤楼有好东西拍卖,我们一起去。”话毕,柳玉兰便不由分说的牵起林息的手,一路七拐八拐,上了轿子,出了城门。

不一会儿便眼见要出人族境地,林息应该说是阿玲,阿玲突然拽住柳玉兰的衣袖担心道:“这是要去哪儿?”

“红鹤楼啊,”顿了顿,柳玉兰又想起阿玲可能不知红鹤楼在交界处,便又道:“在人魔妖三界交界处,你放心,有我在。”

待出了人族境地,阿玲便跟着柳玉兰下了轿子,因为一旦出了人界,对于阿玲这种毫无法力的凡人便意味着危机四伏。

所以再往前便也只能是她二人前行,柳玉兰先是唤出佩剑,然后载着阿玲一同飞去红鹤楼。

一路颠簸,很快就到了红鹤楼,林息望着曾被掀了屋顶的红鹤楼,一阵感叹,被掀了之后感觉花重金全都重装了一遍。

相比于之前的热闹非凡,如今倒是还有一番富丽堂皇在其中。

柳玉兰走在前方说:“自从上次被掀了楼,这红鹤楼便不把风月场所当招牌了,而是……”柳玉兰瞥了眼四周,凑近压低声线道,“变成了地下拍卖所。”

“这拍卖便是赚了不少钱。”

话未落,人先至,少年一袭红鹤金边锦袍,手执折扇,随着走上前,也重重的拍了一下柳玉兰的头顶。

柳玉兰当即抢过那把金边勾勒的扇子,哼哼两声,“不便宜吧,楼三皇子?”

“你要赏你便是,我还有一屋的金贵宝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脚滑后和反派殉情了》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言情连载454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短篇合集2024

短篇合集2024

牛尔尔
短篇合集
言情连载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