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日,待身子爽利了,凛掐着点再次来到瞳的寝殿。

瞳刚沐浴完,正卧在榻上,盘着明日该完成的事务。见凛到来,瞳忙起身迎接。

凛踮起脚,像从前那样轻轻吻了瞳的面颊,以示问候。

瞳见到她一反常态地主动迎合,心中不由警铃大作,按住她的肩头,问道:“今儿怎么忽然转了性了?”

凛抬着迷蒙的眼,望着瞳,深情道:“这几日养病期间,独自一人思前想后琢磨了许久。人生苦短,而我们已经错过了许多年,不该再继续错过下去。”

凛将手附上瞳的手背,轻轻摩挲起来。

只是被她轻轻攥住了手,瞳却觉得整个人都被她紧紧拿住了。他忽觉畏惧,猛地抽回手,问道:“才几日的功夫,就回心转意了?”

“先前我的脑海里充斥着凛的记忆,近来才逐渐忆起澄的经历,慢慢了解了她的情感。你之于凛,始终是家人。她无法逾矩,将你视□□人。可对于澄而言,你是她这生唯一爱过的人。”

凛抬眸,一脸诚挚地望着瞳,直直地望进了他心里。

瞳觉得像醉酒了一般有些晕眩,恍惚间,又觉得她方才的话似是将他置于蜜罐之中,甜蜜得有些不真实。

长久的等待终于结了果。瞳眼神中的犹疑逐渐转变为渴望,心中的谨慎几乎被愈燃愈旺的心火焚烧殆尽。

即便如此,瞳仍施法控制了凛的思维,逼问道:“你究竟有何打算?”

凛媚眼如丝,呢喃道:“我只想和你回到从前。”

得了满意的回答,瞳心中的犹疑仍未能尽消。眼前的凛巧笑嫣嫣,言语暧昧,像是全然变了一人,即便是从前坦率的澄也从未有过这般直白的表示。

凛深知自己抵御思维控制的法力无法坚持太久,害怕瞳继续追问,索性甩了手,假意恼道:“人家不情愿的时候,你非要强来,眼下人家乐意了,你又疑神疑鬼的。罢了,既然你这么忌惮我,我走就是了。”

瞳赶忙将凛扣入怀中。

面对瞳袭来的唇瓣,凛按下心中躲闪的冲动,迫使自己迎接。

瞳感受到了凛的接纳,思绪迷离间想再进一步时,听凛腻声道:“这事儿我们接着做,可孩子的事能否闲缓一缓?上两回怀妊,我都险些丢了性命,再让我养些时日,成吗?”

“行,都听你的。”瞳此时已被凛迷得神魂出窍,或许此刻无论她说什么都会应下,全然忘却了不久前,即便道闲狼毒的丑闻传得沸沸扬扬,她仍义无反顾地跟随他逃离了京都。

凛察觉出瞳的情动,仍按捺住当即说出心中所求之事的冲动。

又过了几夜,温存过后,凛才悠悠开口道:“今日在宫道上不巧撞见了从议会回来的衍儿。这丫头对我的态度依旧蛮横无礼,实在无法亲近。她有着和那人一模一样的眼眸,总叫我想起那人,想起我年少时做过的荒唐事。你能否寻个由头,把她支走?”

“她走了,我去哪儿再寻个傀儡神主?”凛接连几日的示好,似乎叫瞳放下了防备,言语已不像先前那般谨慎。

“澈的长女济不行吗?不懂事的稚童更好掌控,况且她比道衍更名正言顺些。”

“如今律在白岩城生活安定、惬意,怕是不愿再回京都。”

凛思索片刻,缓缓道:“那不如让我继位……”

瞳疑心顿生。“你这是打算让我把法杖交还给你?”

见瞳似有离意,凛忙缠住他,急声道:“像先前澈继位时那样,拿着仿冒的那根就成。不过走个形式而已……”

瞳挑眉问道:“那你打算如何解释你继位的合理性?”

凛假装继位的念头方起,凝眉思索良久,用不确定的口吻道:“先将道衍失了法杖一事传出去,让众人质疑她的地位,再解释法杖实则传到了我手中……”凛又佯装恼道,“哎呀,你来想法子解释,我顺着你的意思做就是了,反正我希望她尽快离开神宫。”

瞳对于凛这般撒娇似的话语很是受用。“道衍知晓的事太多,我不能轻易放她离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飘雪中文网【px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隐岛》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0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