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娘娘可认识?”

王贵妃扯了扯僵硬的嘴角,“不认识。”

“不认识难道也不觉得眼熟吗?”

“太子此话是何意?”她死死扣住座椅扶手,指节泛白,连长指甲因此被劈断都未曾察觉。

坐在宴席上的齐王怒目圆瞪,早已按捺不住,幸亏有夔王按着才没做出当场杀人的举动。

目光从王贵妃劈断的指甲上挪开,谢檀弈温和地笑道:“娘娘不必紧张,他叫朱宏,只是东宫监门率府的禁军而已,没有官职,而且很少进宫,在此之前没有机会跟娘娘见面,所以娘娘不认得也十分正常。但作为十弟的母亲,看到他,您一定会一见如故。”

劈断的指甲已经渗血,听到这话,王贵妃紧扣扶手的手稍稍放松,继而冷声道:“是,这个朱宏长得像本宫的小儿子。但长得像又如何?太子也说了,他不过是东宫监门率府里低贱的小兵,根本连面见本宫的机会都没有。”

“娘娘说得不错,长得像又如何?只能证明两人长得像而已。妙仪是美人,沈美人亦不俗。美貌总归是相似的,只有丑人才长得千奇百怪。”

“妙仪是帝后的女儿,是大周的公主,是行缜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您不能指着一幅画像就诋毁妙仪身世。更何况画像本来就与真人相差甚远,画像中的人同妙仪有九分像,但沈美人若是还活着,怕是同妙仪只有五分像,甚至还有可能更低。”

一串话说罢,谢檀弈停顿片刻,鹰隼般的眸子盯紧王贵妃的眼睛。

“如果您坚持认为妙仪是沈美人的女儿,那行缜也不得不怀疑齐王是您和朱宏所生的儿子。毕竟您是贵妃娘娘,想见一个身份远低于您的人,易如反掌。”

他说得不急不缓,每个字都清晰可辨,话里话外分明是在威胁。

万贵妃穿的坦领,秋夜萧瑟的冷风吹在裸露的皮肤上顿觉如坠冰窟。本来是占理的,现在不仅没理反倒把自己弄得一身腥。那围猎的眼神已经将她看穿,令她忍不住嘶吼逃离。

“荒谬!”她按着扶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荒谬的事很多,不知娘娘指的是哪一件?是妙仪长得像沈美人就是沈美人的女儿荒谬,还是齐王长得像朱宏就是朱宏的儿子荒谬?若下回有长相酷似您的宫女声称自己是您的母亲,您可不能不认。”

“来人,来人,把朱宏给本宫拖下去,处死,立即处死!”嗓音嘶哑,王贵妃已然是怒不可遏。

齐王体型毕竟比夔王大。这下谢承铎再也按不住谢绍舟,眨眼间,谢绍舟已经拔刀冲向朱宏。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桌案被踢飞,上菜的宦官宫女被撞倒,酒液洒一地,场面乱作一团。直到谢绍舟被自己踢飞的桌案绊倒都没追上朱宏,还是后来进了羽林军才把朱宏反剪了双手摁倒在地。

谢檀弈却淡淡地笑了,并十分好心地提醒道:“人言可畏,还请娘娘和齐王三思。此举容易被曲解成恼羞成怒,欲盖弥彰啊。”

“够了,妙仪是朕的女儿,是周皇后的女儿,现在无关人等都退下!”一直沉默的皇帝终于发话,撤退了羽林军又让宫人来把弄乱的东西收拾干净。

但他似乎并没有停止宴席的打算,烦躁地喊道:“曲子怎么都停了?接着奏乐。还有跳舞的,接着上来跳。”

他自顾自的喝酒赏乐,思索着是不是分给王贵妃太多权力。之前总担心外戚干政所以围剿了周氏一族又赐死了周皇后。王贵妃原本是他用来压制周皇后的筹码,可现在贵妃却有点得寸进尺。尉迟无晦果然说得不错,当初不再立后是极为正确的选择。

是时候要冷落下贵妃,削削她的权力了,如此她才会听话。

齐王性格冲动,戾气不掩,难当大任。夔王表现稳重且对他这个父亲足够敬畏,令他满意。

太子佛口蛇心,身虽病心却未病,始终是个威胁。

当年能废太子的时候没废成,现在想废也废不了了。他只要一提这件事,就有一堆大臣上奏折反对,御史台更是骂他废立太子太过随意是置江山社稷于不稳。

现在他只希望自己在位期间,太子不要做出格的事情威胁到他的皇位。等驾鹤仙去后,便留遗旨称太子因病体弱,恐短折而死不宜登基,改立夔王为太子。他享受完该享受的,夔王能不能登基就看他自己本事了。

若皇位不能给最喜爱的儿子,传给谢檀弈,对大周江山子民也算负责。

至于妙仪,多半是沈美人的女儿,因为周皇后生产那日他宿在王贵妃宫中,皇后宫里的人有足够多的机会偷梁换柱。朱宏不过是太子放出来搅混水的东西。

这件事曝光对皇室来说并不光彩,他决定压下去,到此为止。女儿太多,有没有妙仪公主于他而言都毫无影响。但既然太子想要这个妹妹,就让他拿去罢。

虽是家宴,但作为父亲的皇帝依旧拥有绝对的权力。

有古文言,帝王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是以,众人察言观色,感觉到皇帝显露出的一丁点怒气后,便又毕恭毕敬地聚在一起,举杯高呼陛下万岁,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王贵妃和两位皇子如坐针毡,现下又无法脱身,只能僵着脸赔笑。

闹剧结束,剩下的一地鸡毛被辉煌的灯火掩盖。

谢静姝还被困在闹剧中,呆滞的神情显得有些恍惚。她揪下一颗圆润的葡萄塞进嘴里,慢慢咀嚼后咽下去,既没剥皮也没吐籽。翠禾见公主这般也不敢上前打扰,扭头想求助太子,却见太子的目光正落在公主身上。那是温柔的关心和担忧。

但这样温情的目光很快就收回,谢檀弈平静地看向皇帝,“妙仪方才情绪过激,身体不适。行缜病气缠身,如今天气渐冷亦不能受寒,还恳请父皇恩准行缜带着妹妹先行退席。”

说的虽是恳请,语气却没半分哀求的意思,仿佛只是在做简单的陈述告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飘雪中文网【px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折娇姝》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天机之合

天机之合

西朝
【文案已到】【晚9点更】太史令沈逍,出身尊贵,清冷孤傲,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执掌帝京神宫,上勘天机,下断迷案,被世人称为“一语千金”。万事顺遂的人生里,唯一的不幸,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天定”的姻缘,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和她那些鸡犬升天、趋炎附势的家人,就不觉暗自冷笑。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姻缘是不是“天定”,还不是由
言情连载19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用漫画看贝克街221B好邻居

白沙塘
「正文第一人称预警,谢谢!」「文案展示的是第三人称视角中众人对主角的认识,与第一人称主角对自己的认识不同,文章双视角交织。」☆推推基友橘铃的二言BG《幸福婚姻模拟器》☆何学死了,又活在了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他的手机载进了同步漫画论坛,预示到自己的结局——「他今天会被炸死,并且尸体被夏洛克拖出来做实验。」何学:……于是——现代摩登的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公寓里面,住进了一名普通又内向的来英求学的留学
言情连载122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