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飘雪中文网】地址:pxzww.com

中帐内众人陆陆续续到齐,听罢此讯后都心里琢磨起来,李昱没有开口,一时也无人敢开口。

“都说说吧。”李昱随意地把信放下,抬头看向众人。

诸杨率先开口:“这不明摆着鸿门宴?颜文正不许大都督带兵赴宴,十里长亭附近还有个极适合他们藏兵的地方,这不就是明晃晃地冲着大都督的命来的?”

颜文正乃进士出身,家中贫寒,在朝中无甚依仗,但手段心计极重,后因得罪当朝宰相,外放至许城做知州。

其行事不拘一格,常剑走偏锋。这样出乎意料的阳谋,若是出自他手,倒也算是情理之中。

“还挺卑鄙,用上了这种手段,以都督恩师之命要挟,亏颜文正想的出这种损招,也不嫌丢人。”说着诸杨轻嗤一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意,但如何取舍才是一大难题。若是不赴宴,恐于声名有损,若是赴宴,又有性命之虞。

伍成四周张望一眼,见没有人说话,这才犹豫着开口:“此事太危险了,我私以为,大都督不应当冒这个险。而且不忠不孝之声名,本也无甚必要在意。”

李昱不置可否,既已造反,他是不在乎声名。只是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却连恩师都毫不犹豫地舍弃,岂不可笑?他抬了抬下颌,向解光示意了一下。

解光停顿片刻,诚恳地道:“这一去,恐是有来无回,或许可以寻一寻,有没有别的法子救人。”

若有别的法子,那自然最好。李昱点了点头,问:“什么法子?”

“回禀大都督……暂时还没想到。”解光道。

帐内忽地响起一声轻笑,众人顺着声音望过去,陈胤兰端着一盏茶,轻轻撇去浮沫,不甚在意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凡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大都督,你的这位恩师现已成为累赘,不得不舍弃。倘若颜文正当真杀了她,大都督不是正好可以唾弃其卑鄙无耻之行,以此为由攻打许城。”

“此为两全其美,何须徘徊不定?”陈胤兰轻饮一口茶水,悠然道,“昔日汉高祖尚可言,‘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桮羹’,今日大都督又有何难?”

就连诸杨也心中咂舌,这位陈先生才是真的冷心冷肺,无情也无情得坦然,旁人就算贪生怕死,也要裹上一层遮羞布,推推阻阻半天才无奈舍弃。他倒好,直白明了。

但说实话,真是说不上来的憋屈。他们几十万大军,却连主将的恩师都要放弃。

李昱靠着椅背微眯长眸,望向远处,似是在沉思,一切寂静得唯余指节在扶手上轻叩的声响,没有人知道李昱在想什么,更没有人敢打断他。

无形的压抑,也许过了极久,也许只是半刻,帐内终于响起李昱的声音,他问,“诸杨,从他们埋伏兵的地方,到十里长亭,需要多久?”

诸杨思索了一下,道:“约半刻钟。”

李昱轻笑起来:“够了。”

他咬字极清:“恩师,我要救。许城,我也要。”

陈胤兰蹙了蹙眉,世间哪里有那么多两全的美事,李昱若当真去赴宴,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一旦身死,不,十成九会死。届时燕王之军便会如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还打什么打,直接投降算了。

钟尧眉目一沉,他果然没有看错,这孩子极重情义,却分毫不软弱,恰恰相反,很有魄力。

只是,若单有魄力,而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以及一点上天眷顾的气运,却是自取亡路了。

在座之人也是缄默不语,虽然李昱很会带兵打仗,大事小事也未曾出过差错,但此事还是太过冒险了。

诸杨瞧了一眼众人的神色,再忍不住,蹭地站起来:“都怕什么?他们能埋伏兵,我们就不能了?

“不让带兵赴宴,那就在远处派兵接应。料想宴席上他也不敢动手,他若是敢动一下,大都督的刀可比他手底下那帮人快得多。

“唯一的机会就是,宴席刚散之时。但大都督纵使孤身而去,也照样能甩开那起子没用的追兵。只要及时接到援兵,还能回头杀他个措手不及。”

诸杨平日里话虽是多了点,脑子还是极为灵光,李昱就问了一句伏兵到需要多久,诸杨就大致猜出了计划。

“就这么定了。”李昱看了诸杨一眼,沉吟半晌,又抬了抬眉,目光落在了钟尧身上,“钟叔,此事至关重要,交给其他人我也不大放心,带援兵来接应一事,就全权交予你了,你看行不行?”

钟尧起身下拜:“这是自然。”

众人都散尽,李昱又单独留下了解光,低声吩咐几句,解光一个素来沉稳之人,都目露惊愕,转瞬间连忙压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江山北望》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