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人李氏,初入侍刘修仪。帝命司寝,遂有娠。庚戌夏五月一日,果生子。修仪攘为已子。帝遣赍香帛至茅山礼谢,刻碑元符宫以记神应。

太子初生,频哭不止。诏有能止哭者。娄道者适在京,应诏入宫,摩太子顶曰:“莫叫,莫叫,何似当初莫笑?莫哭,莫哭,自有文曲、武曲。”啼遂止。帝欲封赏,不受,仍归淮安。初,大茅君受帝之嘱,启知东岳,奏闻玉帝,言:“来和天尊祈子。望推道德优崇,矢愿救民者,以应明时。”玉帝御通明殿,顾视班中。见第三位赤脚仙微笑,即命其降生治世。大仙恳辞,玉帝曰:“卿无多委,当命二曲相辅。”乃降世。深悔一笑之失,故尔啼哭。弥月时,有青灵芝产床下。自幼每喜赤脚。帝思《谦卦》之义,取名“受益”。

冬十一月,陕州河清。后月复清。辛亥仲春,帝祭后土于汾阴,诏封后土皇灵地祗。种放复从行。帝至陕州,闻隐士魏野名,遗陕令王希召之,不至。野不求闻达,弹琴赋诗,号“草堂居士”。与寇准善,尝赠以诗,讽使谢政。帝命工人图其所居,观之,深加叹息。还京,诏州城作孔子庙,加封东岳为“天齐仁圣帝”。

壬子春正,帝命叶藏质往太乙投龙。二月,有选入李主簿者新婚,东出关,过金天王庙,将妻入谒。拜未终,忽气绝,惟心微暖。舁归客邸,驰马诣华阴县,求医术人。县宰曰:“叶仙师奉诏投龙回,去此不一驿。公可疾往迎之,自能救也。”李单骑驰去,约十五里遇之。李伏地流涕,敬拜具言。叶师曰:“何物妖魅?乃敢及此!”遂与李先行,谓从者曰:“鞍驼速驱来。”至舍,已闻哭声。师入见,曰:“事急矣!”且将墨笔书一符,焚香,以水噀之。符北飞去,声如飘风。良久无应。师怒,又书一符,其声如雷。亦无验。少时,鞍驼到。持朱钵及笔,令李左右煮少许薄粥,以候其起。乃朱书一符,喷水叱咤之,声如霹雳。须臾,口鼻有气,眼开能言。问其状,曰:“初拜时,金天王曰:‘好夫人!’第二拜,曰:‘留取!’令扶归院。适已三日,亲宾大集。闻敲门,门者走报,王曰:‘何不遂却!’逡巡,门外哄甚,门者数人细报于王,王曰:‘且发遣!’俄有赤龙飞入,扼王喉,才能出声,曰:‘放去。’遂有人送出。王连呼:‘可惜!’”李罄囊谢之,叶不受,曰:“可传语世人,女子切不,得入灵庙。”遂回京复命。

帝更欲加惠孤寒,赐杭州处士林逋粟、帛。逋少孤力学,恬淡好古,不趋荣利。善行书,诗多奇句,而不存稿。与孤山法师知圆、慈云忏主遵式友善。知圆自作祭文、挽诗,三日而灭。式通二氏,怜念冢魂无依,常作法事度拔。逋结庐孤山,足不及城市者二十年。植梅三百六十株,日以自给。时泛小舟,游西湖诸僧寺。客至,童子启樊,纵二鹤于云霄为候,逋即棹舟归。自谓“梅妻鹤子”。李及知杭州,尝冒雪出郊访,清谈至暮而返。徽州刺史李敬方慕逋,常遣人候问。

时契丹通好,帝命敬方往报之。契丹闻高丽将康肇弑其君诵,立诵兄询。契丹主问罪,执斩肇,询奔平州。

宋帝更作五岳观。冬十月,帝言:“圣祖降延恩殿,诏告天下,肆赦加恩。”作景灵宫、太极观于寿丘以奉之。癸丑春,诏有司于建安军铸玉帝、圣祖、太祖、太宗像。三月始成。以丁谓兼迎奉圣像使,奉安玉清昭应宫。甲寅春正,帝如亳州。谒老子于太清,尊号曰“太上老君混元上德皇帝”。帝还京,大赦。乙卯春正,帝诣昭应宫,奉表上玉皇圣号,曰“太上开元执符御历含真体道玉皇大天帝”。复大赦。

枢密直学士张咏卒。咏尚气节,自号“乖崖”。少与青州傅霖善。及显,求三十年不得。咏知陈州,一旦造访,门吏白:“霖请见。”咏责曰:“傅先生天下士。汝何人,敢名?”延入,问:“昔何隐,今何出?”霖曰:“子将去,故来言别。”后一月,咏卒。

王钦若自以深达道教,闻天师张正随有道,言于帝。遣使往召。正随性质直敦朴,不与俗接,潜真内养。应召至京,见帝于朝元殿。降制曰:

朕嗣守宗祧,钦崇天道。荷乾坤瑞应,阐河洛珍符。思与至人共参妙道。尔祖得灵诠于金阙,垂法统于后昆。汝为嫡孙,绍承实学。兹启先天之秘,以诱后觉之民。惟帝鉴观,跻世仁寿,肆颁徽号,益衍玄猷,赐号真静先生。钦若为奏立授箓院。奉敕改真仙观为上清观,蠲其田租。遣中使送还。

是冬,种放卒。穆修曾问象学于放,每不足于张氏,谓为“鬼道”。

丙辰春,岳州玉仙观为天火所焚。惟留一柱,有,“谢仙火”三字,倒书而刻之。有司申闻。丁谓以问穆修,不识。有吴道士过粤西,拜见何仙姑,问之,姑曰:“谢仙者,雷部之使。上帝以下方纷纷起建无益祠祀,故遣焚之。”后吴道士检阅《道藏》,果有“谢仙火”云。

时西戎吐蕃以中国君臣惑于鬼神,遂侵边鄙。知秦州曹玮大败之。自夏及秋,飞蝗翳空。帝从李迪之言,罢诸营建,得雨蝗赴海死。丁巳春,帝诣玉清昭应宫,上玉皇及圣祖宝册。大赦。改元天禧。以王曾兼景灵观使,辞不受。王旦多疾,力求避位,临终曰:“我惟不谏天书之失。”是冬,保圣营之西南,营卒有见龟蛇者。因就建真武祠。戊午夏闰月,皇城司言:“泉涌祠侧,疫疠饮之多愈。”诏即地建祥源观。任布言:“不宜以神怪炫愚俗。”不报。京师讹言妖至,知应天府王曾令夜开里门,有倡言者即捕之。妖亦不兴。己未春,寇准奏得天书于乾佑山。帝迎入禁中。以准同平章事,丁谓参知政事。秋八月,大会道释于天安殿,九万三千八十六人。冬十一月,帝谒景灵宫,享太庙,祀天地于圜丘。大赦。庚申,翰林杨亿卒。祖文逸,为玉山令。梦怀玉山神来访,觉而亿生。七岁能文。官学士,时称良史。夏四月,天有两月,并见于西南。帝忽得风疾。丁谓力谮准,罢其政。以谓同平章事。辛酉春,以孔圣佑袭封文宜公。时高丽、西夏致贡于契丹。壬戌,宋改元乾兴。二月,帝崩。太子祯即位,太后听政。王曾正色立朝,诏以同平章事。吕,夷简、鲁宗道参知政事。贬谓崖州司户参军。

初,谓为鄱阳倅。有秀才谒曰:“吾唐吕渭之孙。观君状貌,大似李德裕。他日出处皆如之。”谓又与刘遁善,有“他时驾鹤游沧海,同看蓬莱岛上春”之句赠谓。及是,遁候谓于儋耳。方悟为异人,与之泛海而饮,曰:“成子诗谶,欲求其道。”遁辞不知,遂别去。

钱惟演为西京留守,通判谢绛、掌书记尹洙、推官欧阳修,皆一时闻人。率僚属出游,屏骑,访郭延卿。郭年八十余,野逸保陋,葺幽亭,艺花木自娱。对客小酌,既而吏揖于前,始知留守相公。郭笑曰:“不图肯访野人!”送之门,曰:“老病不能造谢,希勿讶也。”惟演等登车,茫然自失曰:“彼视富贵为何物耶!”叹息累日。惟演入为枢密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飘雪中文网【pxzww.com】第一时间更新《三教同原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生:回到1991当首富

重生:回到1991当首富

恩怨各一半
体制内的李民洋,身居高位,却意外重回1991年,这是一个刚刚由计划经济过渡到市场经济的时代,下海经商已成浪潮,无数风雨人物在此刻展露头角,面对背叛的妻子,生活艰苦的家人,且看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商海,改变未来格局!
其他连载4万字
我等你,很久了

我等你,很久了

咬春饼
22岁时,念念沉迷唐其琛不可自拔闹僵时也轰轰烈烈。每次提起这段感情,念念总是坦然潇洒“年少不懂事,喜欢过的一个渣男。”并且保证,“这种愚蠢的动心,绝不会有第二次!”26岁时,两人重逢。她被醉意微酣的男人腾空架起,死死按住不让动。“不会有第二次?嗯?”—唐其琛x温以宁;久别相逢、再续前缘。入坑提示霸总狗血、糖中带刀、结局he。内容标签情有独钟破镜重圆业界精英主角唐其琛,温以宁┃配角唐耀,安蓝,柯礼,
其他连载62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玄医曾毅的传奇
其他连载595万字
离婚时孕吐,被前夫撞见跪求复婚

离婚时孕吐,被前夫撞见跪求复婚

惜惜有鱼
协议结婚三年,苏南星付出真心。陆北渊却说,离婚吧,我要给她一个交代。苏南星心如死灰,转身投入中医事业。治病救人,攻克疑难杂症,上榜世界名医,顺便生娃玩一玩。可没想到,被一众大佬追着,想给她孩子当后爸。某霸少:“我被你看光了,摸遍了,你得对我负责。”某首富:“我的命是你给的,下半辈子,我来宠你和宝宝。”某影帝:“我和孩子感情最好,必须嫁我!”……正牌爹地陆北渊悔不当初,一边跪在搓衣板上说,“老婆,对
其他连载303万字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天下霸唱
《鬼吹灯之5:黄皮子坟》源起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有一处被称为千古之谜的鲜卑山洞,又名大鲜卑山“嘎仙洞”,洞内有北魏时期的摩崖石刻。山洞幽暗深邃、神秘莫测,隐藏在莽莽原始森林中。嘎仙洞不光是北魏鲜卑族发祥的圣地,也是鄂伦春族古老的福地。传说在远古洪荒的年代,嘎仙洞曾是东海下的“海眼”,是通往冥冥洞府的入口。关于此地的传说不性枚举,就像是白山黑水间似真似幻的海市蜃楼,但可以肯定的是,大鲜卑山嘎仙洞在历
其他连载34万字
极品前妻

极品前妻

桑小兔
作品简介深夜的暴雨中,绑匪拿着枪喝道“温亦琛,是让你心爱的女人活还是让你的太太活!”白笙薇知道自己跟温亦琛的婚姻是充满了讽刺的,但从来没想过这场婚约的讽刺竟用她的命来结束。
其他连载15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