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凰》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李千帆背上的鞭痕层叠错落,一条搭着一条,因为甩得重,鞭子又是特制的,每条伤口都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灼得他剧痛无比,身子微微颤抖的时候,李千帆痛得长眉紧蹙,可他却强忍着抬头深情看向德妃,语气里还是那样的宠溺。

“只要你能好受一点,怎么打我,怎么对我,我都甘之如饴,不管发生什么可别气坏自己的身子,不值当的!”

“啪。”

又是重重的一鞭子狠狠甩在李千帆的身上,李千帆哼哼笑着,扑上前一把抱住德妃娘娘伸手便摸进了她的衣裳里,喘息间,他撕咬着德妃的脖颈道。

“娘娘平素里最喜欢我的侍候,怎么去了一趟皇上那里就不让我碰了?为什么?”

德妃知他有了醋味儿,心头发软的时候便倒进了李千帆的怀里,抬手一拳一拳捶打在他的身上,红着眼睛道。

“我知道你在怪本宫,可本宫也是没有办法,难不成要两个一起去死吗?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亏待你,会厚葬你,碑上也会刻着你是我的夫君。”

“我知道,我知道了。”

李千帆眼底闪过一丝冷芒,语气却是越发的温柔,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是要紧紧缠着德妃,将两个人心中的隔阂消散,毕竟要成事,他还得靠德妃不是。

然而。

德妃听到他的话,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将他推开,扬起鞭子朝着他劈了过去。

皇上悄无声息踏进内殿的时候,听到的便是鞭子啪啪打在人身上的声音,展开帘子,便看到德妃正在打一位小太监,那小太监站得直直的,由着她打,愣是一声都不吭。

打得久了,德妃便气喘吁吁跌进椅子里,李千帆见她出了气,上前两步伸出手正要抱她的时候,德妃一斜眼便发现了帘子后面那道明黄色,冷汗窜出她猛地跳起来一脚踢开李千帆,冷声道。

“不用你侍候,滚出去。”

李千帆是何等的警惕和聪明,一听就知道有问题,随即朝着德妃施了礼,捂着身上的伤佝偻着身子低着头迅速地退下,德妃冷眼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怒骂。

“还以为她看账本多认真呢,合着就是针对本宫一个人查的,试问这宫里的人哪个是干净的,哪个又没有一点手段,不这样,谁能活下来?”

“这些年是本宫辛辛苦苦地在帮着她,她不感激也就罢了,竟还想要置本宫于死地,本宫哪一点对不住她了?”

说着德妃娘娘便捂着脸蛋哭泣了起来,满是泪水的无助模样,与先前毒打小太监,怒骂皇后的嚣张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

皇上站在帘子后面看着她的动静,不由得觉得好笑,这才是女子的真性情,高兴就笑,不高兴就闹,她能在这宫里保持这种天性,倒也难得,一步一步踏进去的时候,德妃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淡雅的龙涎香,可她依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脚步声声,她侧脸怒道。

“本宫不需要人侍候,都滚出去,滚得远远的。”

皇上伸出手搭在德妃的肩膀上,德妃倏地抬手一把拍开他的手,接着扬起手要打巴掌的时候突然间才发现是皇上来了,德妃并没有像别的妃嫔那样慌忙下跪,而是直接扑进了皇上的怀里哭了起来。

皇上对德妃方才甩开自己的动作很是满意,这说明德妃洁身自好,不喜人触碰,警惕性也很好,说明她平时很少与人单独相处,更说明她对自己是没有二心的。

“好啦。”

皇上拍了拍她的背,语气有些和暖。

“她到底是皇后,你是应该敬着她、让着她的。”

“臣妾心里明白,就是有些气不过而已。”

德妃擦了眼泪,扶着皇上落坐,随后才让人进来侍候,而隔壁另外辟出来的一间厢房里,李千帆褪了衣裳,一边看着镜子里的伤痕一边听着隔壁的动静,他冷着脸将药粉全都倒在自己的伤口上,刺痛随着伤口向四处蔓延,让他直蹙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须尽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