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何劳烦?”荀风渡自嘲般冷笑着一声望着身边儿的人儿。

夜晚星光渐疏,月亮也隐匿在黑云之下,一缕清风吹到荀风渡耳边,她将目光移向远方宫室楼阁中的点点火烛中去;静静地感受着身边那位将士一脸极强的警觉防范力,那人双拳紧握、剑锋映射在雪地之上,似随时都会将荀风渡斩杀一般。

宫门之内,荀风渡拎着长刀将目光放到眼前那人身上,静静的等待着身后峦修怔派来的禁军收拾着惨剧;邵曳将定北王的头颅用红色绸子包裹后带至荀风渡面前,“其实他可以不用死……”

“我知道啊。”

“荀风,你这样会不会太心狠了些,未免对峦修怔太唯命是从了些。”邵曳的话卡在嘴边,眼神没了先前的温和暖意,带着一股疏远的冷漠感说道,“他可能是被定安王拉过来凑数的……其实我们解决掉定安王就好了……”

“邵曳。”荀风渡将目光转到邵曳身上,如同昔日一般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其实永安王也不用死,他可能也是一时糊涂了。”

……

宫门之外结了冰的地面已被清理干净,冬季气味传播极慢,待到明日,这儿,只是一片徒添“阴森”的寻常空地罢了;荀风渡望着身后跟随着手持长长短短武器的人儿,一挥手示意他们跟上自己。

“你。”她轻轻指了指身边的一位将士,“你带着人从东面去看看所有的东门如何,是否在我们麾下;另一队,去西边看看西门吧,若是定北王的人儿,直接灭了就是,若是别的什么人,能谈就谈,不能谈就一块消灭了吧。”

两队人儿举着火把消失在道路之外,罔弃见荀风渡步履坚毅的踏向更深处,有些惋惜的说道,“峦起尘这么爱你,都没给你点实际的人啊,这么看来……”

“这么看来,他也没有多喜欢我;以至于我现在还要靠着别人?”荀风渡伸手捏着罔弃幻化成的那道淡淡的光路,“是你片面了,按照他的想法,肯定留了后手,不然我怎么第一个去找了城外的蒙剑呢,明明城中的更好找不是么;反而是我,我觉得这样的纷争一定是要死人的,那不如保存点峦起尘的势力呢。”

“所以你一定要打败峦修怔了?”罔弃问道,他打不过你,“这一次你肯定是赢了的。”

“真正难打的从来不是峦修怔,从来不是反派。”荀风渡将背上的长刀抛在路边的雪地上,从邵曳手中接过剑鞘挂在腰间,示意邵曳继续向前走去。

“而且黛邈那边,如果他不能醒过来,我解决完这些事儿又会面临更多的麻烦了。”荀风渡苦笑着,脑海中回忆起楼渐鸿那张义愤填膺的脸。

闭上眼睛停住了脚步,百米之外的第二道宫门更加恢弘壮阔;荀风渡抬头仰望着宫门之上墙头站着的人儿,已知他们全然做好了准备,“这道墙,无论防的是定北王还是别的什么,现在都是防我们的了。”

“听凭司军大人吩咐。”

“不用,按你们的主意来就好了。”荀风渡摆摆手后退一步,蹲在厚重的盾牌金甲之下,“我看你们准备了火箭,就先放点火箭吧,看看对面有什么花样儿,你们是禁军,是峦修怔带出来的,有些事儿我未必比得过你们,反正我是首领,你们错了我来担着。”

“您这话可就见外了,司军大人。”眉眼之间藏着锋刀利剑的将士夹着阿谀献媚的语气说道,“殿下肯让您来肯定是有他的道理,我们奉命听您的。”

“你上司的上司,还是你的上司;你的上司,不是你的上司。”荀风渡点点头,一只只点了火的箭矢像是夹着闪电般划过漆黑的夜空、跃上高耸的城墙,荀风渡对身边的人儿说道,“你们主子给了你们多少时间?”

“殿下说全凭您的意思。”

“现在几更天了?”

“快子时了。”

“那就天亮之前解决了吧,天亮之后,得见见四殿下了。”

“是。”

伴随着呼喊声起对方全然没有准备般的架弓对准了宫门之下的荀风渡众人,而携带着火苗的箭矢消失在城墙上后点燃了熊熊烈火,但宫门之上,却迟迟没有出现定安王的身影,众人有些疑惑,荀风渡扭头看向一直跟随在身边的将士。

“你们同峦修怔有联系么?现在永安王在哪儿?”

“发出去的信鸟一直没有回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飘雪中文网【pxzww.com】第一时间更新《废柴嫡女少将军》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攻略男配的正确方法

欠金三两
原名《攻略病娇男配的正确方法》预收《不要靠近师尊》女师男徒重生文《论如何迫害大师兄》疯批圣父男主《是妖怪就不可以吗》收下各种男配妖怪《你有白孔雀吗》性格古怪白孔雀追不到的火葬场——本文文案李弱水穿书了,系统要她攻略那个温柔贴心、笑如春风的男配路之遥。她做好了准备正要开始演戏时,猝不及防被这位温柔男配用剑指着。李弱水:?他慢慢凑近,唇角带笑、语气兴奋:你是如何知晓我名字的?看着他袍角的血,她觉得有必
言情连载72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