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缨伏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谭可儿见状,道:“声乐不是跳舞,过度训练对你们没好处,先去吃饭吧。曹梓桐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马上来问我就行。”

如此,三个人便没再说什么,老老实实吃饭去了。

而原地,许竹捧着温开水喝了一口,便唱起了自己的部分。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如夜莺,如百灵鸟。虽然没有经过系统训练,但架不住她有一把能让她在人群中脱颖而出的好嗓子,还有对于歌曲领悟的绝佳天赋。

她的演唱,仿佛叫人真的看到了祖国的大山大河,祖国的青山绿水。

谭可儿对此非常满意,盯着手中分好部分的歌词看了几眼,她突然道:“许竹,来唱唱这段高·潮。”

许竹看了一眼,是朱秀妮的高光时刻。

虽然不知道谭可儿想干什么,但她对于导师和工作人员,一向配合,于是张口唱了起来。极难的转音在她嗓间轻松自然,连续两次的升调竟也可以一手掌握。

谭可儿听完这段,感觉耳朵都舒坦多了,忍不住鼓掌道:“果然,这段就该分给你的。”

门外,朱秀妮站在门口,一手搭在门把手上,另一只手里提着给许竹和谭可儿的咖啡。

谭可儿的话一字不落地传入她耳中,叫她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转身,朱秀妮将咖啡扔进了垃圾桶。

下午四人再训练时,不出朱秀妮所料,谭可儿果然说出了要换c位的想法。

曹梓桐和徐莹显然不能懂也不能接受,纷纷道:“老师,c位不是已经确定好的吗?”

“为什么要突然换c位?”

朱秀妮忍了忍,没等来谭可儿的回复,只等来对方看向自己的、带着询问的目光,于是缓缓道:“老师,我不同意。”

谭可儿叹了一口气,“声乐不是其他的,适合比c位更重要。你的嗓子显然不是很适合这段……”

话没说完,朱秀妮就忍不住清唱起了高·潮部分。她的嗓音很脆亮,唱起这段来虽然有些勉强,但本来这段就是炫技之笔,唱不下来才是常态,能勉强唱完已经非常厉害。

朱秀妮那会没听到许竹唱完全部,只听到她的尾音,自认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而且许竹一个半吊子出身,就算勤学苦练,又哪里比得上自己十几年的声乐学习呢?

和往常一样,朱秀妮优秀地完成了这段献唱,声音优美和调,叫人舒心。

刚一唱完,徐莹和曹梓桐就忍不住鼓起掌来。

徐莹:“这不唱的挺好的吗?妮妮唱得真好听!”

曹梓桐也道:“妮妮确实是少见的天赋型选手了。老师,我觉得在c位这件事上,合适和天赋确实很重要,起码要比什么漂亮、努力重要。毕竟声乐天赋可不是努努力就能追赶上的。”

她最后的话很显然意有所指,暗示谭可儿现在换c位就是看中许竹漂亮,以貌取人。

谭可儿都快被这孩子逗笑了,“好,既然你们都想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朱秀妮,你再把刚刚的部分唱一遍。”

朱秀妮皱眉,这段升调和转音太多,她刚刚唱一遍已经是勉强,嗓子都有点不舒服了,这会再唱……

但她若不唱,又害怕谭可儿借此发挥,将c位强行换给许竹。

思索之下,朱秀妮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演唱。前面的部分,她仍旧唱得不错,转音就算有点勉强但也顺利唱下来了,就是尾音带点微微的哑,但当到升调部分的时候,她即便提了一口气唱得也很艰难,要升到最高调时,甚至还当场破了音。

朱秀妮又羞又恼,被自己呛住,咳嗽了好几声。

谭可儿递上一杯温开水,“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换个部分了?你的声音是好,可这个部分太难了。现在才刚开始你就唱的这样为难,后面还有连续好几天的训练,这么练下来,你嗓子还要不要了?”

谭可儿是一心为练习生们着想的,毕竟嗓子这个东西说皮实也皮实,有些人吃辣喝冰就是半点不影响,说脆弱也脆弱,有的人就是感个冒都能彻底把嗓音毁掉。

她这些年为了保护自己的嗓子,在饮食上格外注意,平时各种小细节也做得极为到位。这会当然不忍心看着自己手下的学生如此铤而走险地作践自己的嗓子,就为了个什么c位。

这东西,不合适抢到了有什么用?好嗓子才是以后能持续发展的资本。

谭可儿是实心实意,可朱秀妮却不这么觉得!

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她给许竹让位吗?

早听说节目里有皇族,许竹装这么久,就是那个皇族吧!不然,这些老师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偏向她?

而且,还说什么她唱得不好,那许竹就唱的好听了吗?她不过是个半路出家的土包子,在此之前,知道什么叫声乐,知道什么叫升调吗?!

练习室里有片刻安静。

朱秀妮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小心将心里话说了出来,看着谭可儿皱眉的样子,再看看角落还在运行的摄像机,她也并不后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