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即是王[无限]》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地面上几乎折叠在一起的影子,陆檀眸色平静的看着埋着头的殷止珩,这个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她多费功夫,就能轻而易举用匕首贯穿他的心脏。

但是僵尸的外表坚硬无比,寻常之物伤不了他们,想起那把断裂的桃木剑,陆檀微微眯起双眼,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道具供她使用了,但是距离击杀一千只僵尸,还有段很长的距离。

况且,在外面还剩下其他两名玩家。

她的名字还在,就说明这两位玩家也知道何川没有杀死她,不过能够在a级玩家手下存活下来,势必也会深受重伤,如果她是韩笑,一定会在整座山搜索她的踪迹,陆檀想起玩家之间的标记,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墓里来了。

相比于陆檀的思绪万千,殷止珩一心沉浸在她血液的美味之中,滚烫的鲜血进入他喉咙的瞬间,就险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他近乎虔诚的吸着从锁骨里不断冒出来的血液,直到最后只剩下露在外面的白骨。

那条伤口很深,在血迹消失之后,断裂的骨头便落在陆檀的眼前,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骨头:“很疼吧?”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里听出怜惜,她顿了顿,摇头,对她来说,这不是受过最重的伤,何况当时她一心都在想怎么除掉何川,并没有过多的在乎伤口,加上何川在匕首上用了毒素,所以对她来说,这次还好。

她看了眼伤口的位置,断裂的骨头似乎相较于之前,隐隐有在愈合,只是速度很慢,她抬了抬右手,活动还是有些不方便,但是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陆檀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她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殷止珩的视线顺着她的动作落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哑:“骨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谢谢。”陆檀的声音很浅,殷止珩便又抬头继续看着她,半晌,他才露出一丝笑容:“谢什么,算起来,吃亏的还是你。”

陆檀眉梢微扬,她将之前撕碎的碎布拿在手中,顺着受伤的部位,缠绕了一圈。

殷止珩看着陆檀的东西,微顿:“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他看着陆檀无比熟稔的动作,就像是她早已习惯受伤之后,自己包扎。

“还行。”

以前经常受伤,后面,能够伤到她的人就不多了。

谈话间,陆檀已经将伤口包扎完毕,甚至她还十分有闲心的系了个蝴蝶结。

殷止珩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蝴蝶结的尾巴:“很好看。”

陆檀懒得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她看着殷止珩放在桌面上的汤,上面还散发着热气,她问:“是给我煮的吗?”

“嗯。”殷止珩颔首,转过身将汤端了过来:“墓里就只有这些吃的,只能你委屈你先凑合下了。”

松茸熬制的汤,天然带着一股鲜味,陆檀轻轻喝了一口,眼睛一亮,毫不掩饰的夸赞道:“好喝。”

殷止珩的耳尖似乎有些红,他让陆檀坐下,慢慢喝。

陆檀搅动着汤勺,有些好奇的看向殷止珩:“这汤是谁熬的呀?”

总不可能是找僵尸给她熬的吧?要不就是从外面的村落里带进来的,但是后者应该更不可能,韩笑手上有追踪僵尸的道具,这些僵尸一旦在外面露头,他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殷止珩没有正面回答陆檀的话,而是眉眼弯弯的看着她:“你喜欢就好。”

陆檀握着汤勺的手微顿,她看着殷止珩红的滴血的耳尖,心下了然,但是也没有揭穿他,将汤一口喝完之后,她才觉得恢复了些力气。

她问殷止珩:“现在大墓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吗?”

殷止珩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很轻:“外面出现了一些我不喜欢的人。”

他这么珍视的一个人,竟然被那群人肆意伤害,只要一想到陆檀险些死在他们的手上,他便有些控制不住他的戾气。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听出对玩家的厌恶,她有些开玩笑的问到:“那要是我想出去呢?”

殷止珩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最后在她坦然的目光下,低下了头:“你不喜欢这里吗?”

见陆檀没有说话,他又低声补充了句:“外面很危险,那些人,都想伤害你。”

陆檀没忍住,笑了笑:“逗你玩的,你看我的伤口还没有好呢,出去的话,至少等到伤口痊愈再说吧。”

殷止珩闻言,便松了口气,他唇角微微弯起:“那你想逛一逛这里吗?”

陆檀点头,殷止珩就找来一套衣服给她换上。

翠绿色的青衫和他身上的这件,尤为相衬,殷止珩看着陆檀没有任何装饰的墨发,从自己的发梢上取下黑色的发簪。

“我可以为你挽发吗?”

古时候,只有确立关系的两人,才能互相挽发,但是陆檀对于这些习俗并不在乎,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她点头之后,殷止珩看向她灼热的目光。

大墓外面,在何川名字熄灭的一瞬间,韩笑就难掩饰自己的震撼,区区一名d级玩家越级把a级玩家击杀,到底是何川技不如人,还是陆檀在隐藏实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无常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