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回到郡王府,天忽然暗下来,一阵狂风吹得衣袍猎猎作响,阿菱眯着眼睛抬手避风,勉强赶在雨落下来之前躲到了屋檐下。

谢恒殊走进花厅避雨,吴福全一叠声地吩咐人去煮驱寒的姜茶,阿菱分明瞧见了,他也就袍角落了两滴水痕。花厅里尚且有些闷热,没人想在这时候喝姜汤,阿菱不着痕迹地往门边挪了挪。

曾尧一脸肃容:“周麟定有隐瞒。”

谢恒殊没理会吴福全,直接让人抬冰过来:“他那里丑事太多,怕被我掀了底。”

谢恒殊猜测重芍背后有人指使,但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周麟。即便周麟真想通过蛊虫控制他,也不可能选这么一个愚蠢短视的人,谢恒殊盯着不远处散发着凉气的小冰山:“派去囚云谷的人还没有消息吗?”

曾尧摇头:“算算日子,应该才刚到广阳。”

外头雨势越来越急,谢恒殊心头烦躁一阵盛过一阵,阿菱仍旧站在门边,侧着脸不知往外看些什么。他不自觉地朝那边看过去,眼中留下一道纤纤侧影,冰块融化带来的凉气悄悄抚平周身的躁意,心也异样地平静下来。

谢恒殊的眸色沉了沉:“拿伞来。”

阿菱身形一动,没想到撑伞这个活居然落到了自己身上,尽管雨势渐缓,她举着那把沉重的竹伞仍旧有些吃力。

谢恒殊在雨中走了一会儿:“你今天看到那堆东西的时候很惊讶,为什么?”

阿菱知道他一定会问起这件事,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准备好答案:“重芍姑娘的遗物里有只香囊是我做好卖到针线铺子里的,不知怎么这么巧被她买回去了,乍一看吓着了。”

五毒纹的香囊她拢共只绣了一只,原本是为了端午做打算,那天在路上被金夫人买了回去。话里真假掺半,当着谢恒殊的面说出来也并不虚心,阿菱对金夫人观感一般,却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害了她。连周二那样的天之骄子,在谢恒殊跟前受辱都只能忍着,金夫人若是被卷进了这件事,恐怕不能善了。

谢恒殊脚步一顿,她只好跟着停下来,因为要将伞举高,阿菱不得不仰起头。风裹挟着雨丝闯进伞底,斜飞的发丝黏在脸颊上,一双乌圆的眼珠转了转,盯着谢恒殊的领口乖巧地沉默下来。

虽然是夏日,顶风冒雨地站在外头的滋味也不太好受,轻薄的衣料吸了水紧贴在身上。阿菱的目光在谢恒殊漂亮的喉结上一闪,觉得自己看哪儿都不太合适,没撑住劲的胳膊一弯,雨水顺着伞骨直灌进谢恒殊的脖子。

阿菱倒抽了一口冷气,她明明白白的听见上面传来一声轻嘶,手里的伞忽然被人夺过去,一只手伸过来慢慢抹掉了她脸上挂着的雨珠。

谢恒殊微微弯腰,低头盯着她的眼睛:“是吗?”

谢恒殊的手指还停留在她的脸颊上,这个姿势迫使她微微仰起头,花瓣般的嘴唇在他视线里一张一合。原本的审视被另一种情绪所代替,阿菱说了什么他全然没有听清,那阵仿佛被蚁虫啃咬的痛痒再度袭上心口。

谢恒殊几乎不受控制地俯下身吻住了阿菱,她的嘴唇带着雨水的潮气和凉意,却又异常地柔软。她像是被吓了一跳,很快开始挣扎,谢恒殊下意识地去压制她,生涩而激烈的吻让身体变得滚烫。

在他灼热不安的呼吸声中,阿菱慢慢反应过来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是因为什么,按在谢恒殊的胸口也渐渐放松了抵抗的力道,换来的却是侵略意味更重的亲吻。

雨势忽急忽缓,这把伞却被谢恒殊撑得很稳,她忽然意识到不远处的廊下还站着吴福全一行人,猛地躲闪起来,含糊不清地道:“殿下!有人。”

谢恒殊眉毛微微一动,总算把人松开了。阿菱轻轻咳嗽两声,红着脸往廊下偷瞄了一眼——一个人也没有。

谢恒殊扯了扯领口,淡声道:“吴福全还不至于那么没有眼色。”

阿菱哑口无言,沉默了一会儿开始讨价还价:“下次您能先跟我说一声吗?”

谢恒殊太阳穴跳了跳,耳根迅速泛上气恼的红晕。被这样瞪了一眼,阿菱心里直打鼓,她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不知过了多久,阿菱才听见一句略带咬牙切齿的“知道了”。

淋了一场雨,两个人回去竟都病了。吴福全整日苦着张脸,谢恒殊打小就很少生病,但只要生病就必定会大病一场。

这一次也不例外。阿菱喝了两天汤药就恢复如初,谢恒殊却断断续续发了几天高热。宫里一天要打发几回人来问情况,吴福全没让阿菱露面,她就一直坐在谢恒殊床边看顾着他。

他嘴唇烧得干裂,又喂不进去水,阿菱就拿湿帕子去轻轻润过他的唇角。谢恒殊睁过几回眼,看到她这样亲昵的举动似乎不大高兴,阿菱假装不明白他赶人的意思,稳稳地坐在床榻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梦筱二
正文完结,番外更新中。【女主版文案】: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卫莱被前男友甩了、豪门梦破碎后,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那天,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没想到前男友也在。她一个小角色,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席间,前男友敬她酒:“恭喜,听说又有新恋情了。”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新交的男友是谁。“哪个京圈大佬?”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她随意说
言情连载3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