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修人修妖又修毒》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药老眼尖,一眼就看到辛修气势汹汹地往这走,他故作惊呼:“哎呀,看来是没拦住。”

“我看是压根没拦吧。”大长老冷笑,毫不留情地戳穿,他提醒草丛旁边鬼鬼祟祟地几人,“人来了,停手吧。”

其中一人不满地“啧”了声,停下手中动作,坐回位置上。

亭子内,留有一个空位,不用多想就是为辛修留的。

“坐吧。”青璇替她拉开椅子。

辛修没有推辞,她坐下,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茶,思考如何开口。

这时,她的衣摆被扯了扯,她回过头,只见青腾怀里抱着一堆灵果,它将手中的灵果举过头顶,嘴里灵果还没嚼完,含糊不清道:“咻咻,知。”

辛修接过灵果,心里暗骂,真是个小吃货,几颗灵果就把你拐走了。

“抱抱。”青腾没有多余的手,只好踮起脚尖。

辛修报复性地捏了下青腾鼻子。

她毫不客气地问道:“长老既然有话为何不一次性说完,还要大费周章地将弟子请回这里。”

大长老说:“距离宗试大赛还有小半年时间,我们一致决定派你们下山历练。”

药老补充道:“魔谷山脉。”

辛修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不行。”

她说明原因:“魔谷山脉危机四伏,枯相派的下场不正是个例子,百号人进去,能有几个活着出来的。”

大长老一口气说完,“这次历练只有十人前往,本次历练只让你们在外围修炼又没让你们跑去内围,更何况还有长老在暗中保护。”

青璇帮腔,“此次历练是为了磨合你们,好让你们灵活地应对宗试大赛上各种突发状况。”

辛修知道自己即便反对了也无济于事,沉默片刻,她问道:“何时出发?”

大长老说:“明日清晨。”

“这么急?”辛修说:“我会去通知他们的。”

自后花园离开后,辛修心不在焉,身心顿时感到疲惫,她的计划完全被打乱,太早暴露青腾没有好处,反而还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翌日,他们一行人背上行囊,踏上了历练的道路。

刚开始几个小女孩围着辛修滔滔不绝地讲着宗门八卦,辛修时不时点头应和。

她们从凛仙宗聊到其他宗门,又从其他宗门聊到仙界,直到她们谈论起魔界,辛修两只耳朵都竖起来了。

“前几日,魔界公主大婚,凤冠霞帔,十里红妆,那场面完全不逊于百年前仙界与妖界的那场联姻。”

有人疑惑,“那魔界公主的成婚对象是谁?”

“听说是魔界某家德高望重的公子。”那人说:“反正不可能是魔界以外的人,毕竟那场联姻仔细想想都令人后怕,魔王可宝贝他那小公主了,怎可能让她受苦。”

辛修心里盘算着,她垂眸,轻声道:“那场联姻发生了什么?”

见辛修来了兴致,那人想了想,不确定地说道:“当初妖王之女与仙界那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佼佼者因缘相识,妖王与仙帝为二人指婚,有情人终成眷属,不料这是场阴险的计谋。”

“两人只是妖王与仙帝的一枚棋子,后来不知是何原因,两人死于彼此之手,那天风雨交加,大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

有人补充道:“自那以后,仙帝未曾露过面,世人相传是受到了妖女的诅咒,元气大伤。”

那人点头附和:“反正事情具体经过也不是我们无名小辈能知晓。”

众人走了几个时辰,腿脚都走麻了,也有些力不从心,他们打算去客栈休息片刻。

街道上人来人往,见辛修他们穿着华丽,路人上去好心提醒道:“各位公子小姐,这家客栈我劝你们还是别去。”

路人左顾右盼后挡住嘴巴,小声道:“闹鬼。”

他们各个都年轻气盛,有人一听两眼放光。

岁玄看了眼人满为患的客栈,便问:“闹鬼?那为何这客栈里还有客人。”

“你们是新来的有所不知,这都是那鬼魂搞出来的幻境,这客栈早已荒废,多说无益,你们还是换一家吧。”路人说完后便走了。

岁玄是最为激动的那个,“师姐,还要去吗?”

“换一家。”辛修转身离去。

岁玄快步跟上,试图争取,“师姐,为民除害乃是凛仙宗弟子的使命。”

辛修说:“此事莫要插手,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岁玄像焉了的菜,无精打采。

他们挑了家生意不错的客栈,点了几盘菜。

有人放下碗筷,眉头皱成一团,“师姐,弟子身体感到些许不适,可否在客栈停留片刻?”

拙劣的演技,辛修一眼看穿。

远处的长老传音给辛修,“让他们去。”

辛修将灵石丢给那人,“去买几间客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花林霰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王爷请自重

王爷请自重

石阿措
真香版:男主(嫌弃脸):“千万别喜欢上了我,不然注定会痛苦的,因为像你这般身材贫瘠,容貌平凡的女子,根本入不了爷的眼。”婚后。男主(含情脉脉脸):“外面的莺莺燕燕怎及娘子你风情万种?”“娘子,你的一颦一笑,皆令为夫痴迷不已……”“娘子,你的身姿正如那纤细柔弱的杨柳在风中摇曳一般,令人心生怜惜,而你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于气质,你楚楚动人又明媚如春,你可知,你那水汪汪的眸子,一旦含情凝睇,便有着一股蚀骨
言情连载51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七零之香江大佬白月光

女王不在家
叶天卉上一世也曾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如今托生在这七十年代,却成为香江豪门被滞留在内地的真千金。豪门无亲情,来往皆利益,她来到这花花绿绿的香江,别无所求,只求吃点好吃的。她挽起袖子准备开干,捞钱!暴富,吃起来!********叶家那个被狸猫换太子的女儿从内地回来了。香江上流圈子聊起来,谁不一声感慨,这女儿自小养在内地不曾管教,如今初来乍到香江,怕不是土得似番薯。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叶立轩教授,出身
言情连载25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