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王煞妃》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你们都到外面等着吧!”尘飞扬灵机一动曼妙的嗓音响起。

侍卫带着大夫讪讪地离开了。

尘飞扬赶紧将药瓶塞到了北堂翎的手里,自己乖乖地躲到屏风后面去,再这样下去他还没找到莞儿便已经被师兄的眼神杀死了。

北堂翎吞了药丸身体已经渐渐地起了变化,她小心翼翼地扯开千羽寒的衣带,除去她身上一件件的衣衫,每一件都带着淋漓的鲜血,他的心底也好似破了个洞似的,滴滴答答地,一直流着血……

将她柔弱无骨的身体揽在怀里,他轻柔地扯下她最里面的衣衫,露出了她白洁无暇的美背,却才发现她的后背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擦伤,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抚上她的后背,心底一阵阵地疼。

他将她温柔地靠在自己腿上,一点点地替她将药膏擦在伤口上,在细细地轻柔地吹了吹,以缓解她此刻焦灼般的疼痛。

“嘶,疼!”千羽寒闷声道了一句,蹙眉,水眸不自觉地张了张。

“哪里疼?”北堂翎用绷带细细地将她擦伤严重的地方包了起来,循声问道,却才看到她用手捂着的腰间一道颀长的伤口,他的心好似被放在了油锅里煎着,异常难受。

他细心地将棉被垫在床榻上,将千羽寒轻柔地搀扶着躺在被子上,然后去查看她腰间的伤口,虽然不深,可是却不容易治愈,而且这个位置有些靠后,她自己根本就没法上药……

他拿着手中的金疮药细细地撒了下去,细腻的药粉落在伤口上混合着几丝血腥味,凝着她痛苦蹙眉的模样,他的心简直就在滴血!

若是让他知道是谁这般伤害她,定要让他知道挫骨洋灰的滋味。

药上完,她沉沉地睡去了,白净的脸蛋上红彤彤的,时不时地透着几丝痛苦的表情。

北堂翎靠坐在她的身旁,端茶递水,殷勤侍奉。

而尘飞扬却也乐得清闲,靠在一旁的紫檀木大椅上,鼾声震天。

千羽寒睡梦中好似看到了娉婷,在一旁照顾了自己一整个晚上,“娉婷,你赶紧去休息吧!我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北堂翎见她半睁着水眸,满是虚弱无助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伸手拂过她发烫的额头,拿过一旁的毛巾替她敷上。

他伸手握着她滚烫地手,在她的手心落下轻柔的吻,心中不由地自责,“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主上!”落日听闻主上发烧晕厥连口水都没喝就飞了过来,他焦急的打开门,看到千羽寒人事不知地躺在床榻上,脸色难看惨白,脚下的步伐不由地再次近了近,眸中的热烈和担心,显而易见。

他眸中的神色,作为男人,北堂翎心知肚明。

“你还不快出去,男女授受不亲!”忽然感觉到床榻边多了一名侍女,她不卑不亢的说道,言语中不免带着几丝斥责之意。

落日这才发现自己逾矩了,讪讪地再次深深凝了千羽寒一眼,快速退了出去。脚下的步伐不由地顿了顿,狐疑地回眸凝了眼,刚才那个侍女是什么人?

带着疑惑,他赶紧到了前厅,询问管家,这才知道主上特意找了两名侍女随身伺候。

“没什么问题吗?”落日总觉得刚才那侍女说话时的态度和语气有些怪异。

“临老头那边送过来的人,我都仔细盘查过了,不会有问题的。”管家笑嘻嘻地说道,“这主上毕竟是还未出阁的女子,咱们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大男人的确不合适啊!我瞧着那两个侍女挺不错的,守了整整一夜了。”

落日凝了管家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看来主上要去见娉婷姑娘的事,只怕是要耽搁几日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凝了眼不远处心中不由地烦闷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侍女的神色语气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或许真的是关心则乱,他竟然在这里胡思乱想起来,那只是一名普通的侍女而已。

哎,落日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兀自睡了起来。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云篆瑶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重回爸妈年少时

重回爸妈年少时

扁平竹
【原名:野草疯长】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江会会,性格软弱,逆来顺受某天被霸凌的路上碰到一个一米八八的大帅哥,帮她打跑了那群霸凌者,自称是她未来的儿子她看着面前的同龄人,默默拨通了精神病院的电话对方像是......
言情连载20万字
[红楼]林夫人躺赢日常

[红楼]林夫人躺赢日常

巫朝尘
【正文完,番外日更中,感谢大家支持正版!】【《[三国]给诸葛亮空投一个大学生》求收藏~】江洛穿成了林家一个妾。她躺在舒服小院,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专心攒钱,准备林如海一死就辞职。可不知道为什么,林如海没按时死。他官居一品,还帮她也升职成了一品夫人?恰逢贾妃省亲。看江洛年轻没见识,王夫人狮子大张口,和她借三十万两盖省亲别院。江洛害怕:是的,我在家说话不算数的。她“吓病了”,贾家没钱的事传遍全京城,气得
言情连载43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