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飘雪中文网】地址:pxzww.com

秦云忱盯着徐落的脸,神色恍惚,在徐落催促的目光中搭上她的手,下了马车。

“你怎么了?”徐落靠近问他,察觉到了秦云忱的不对劲。

秦云忱连忙摇头,他已经无心想其他了,因为徐落握住了他的手。

那股酥麻的痒意从指尖飞速扩散,沿着经脉直入他心尖,秦云忱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仿佛震荡了一下,他就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烫手山芋,飞快抽出自己的手,在心中默念着清心咒。

徐落对此只是无所谓的移开视线,她打量了秦府破败的院子两眼,问道:“怎么走?”

“这边。”秦云忱指了个方向。

徐落抬步,向前走去。

秦云忱跟在徐落后面,特意拉开与徐落的距离,可视线却不由自主的落在徐落衣袖下的手上。

徐落的手白而纤瘦,且意外的柔软和温暖。

那股冲击灵魂的感觉褪去,可他的心却仿佛被徐落控制着,随着她手的摆动而跳动。

秦云忱蜷了蜷袖下的五指,不知抱着什么心态,重新走近徐落,可徐落却没有再牵他,手心残留的热意也逐渐消散,变得冰凉。

“是不是到了?”徐落道。

秦祁安住的院子很好认,因为他们来的这一路上,就只看到了这一间可以住人的院子。

“嗯。”秦云忱定了定神,目光望向秦祁安的院落,神情正色起来。

徐落压低声音道:“东南东北方向的树上藏着四个人,房顶两个,屋内三个,风里还隐隐有一股血腥气。”

秦云忱闻言,心中觉得惊讶,再加上院门口处守着的两人,羽卫一支十人,加上秦祁安一起十一人,徐落仅站在这里,就准确探出了全部的人数,这就是筑基修为的实力吗?

可血腥味是怎么回事?

秦云忱联想到了秦祁安多病的身体,心中觉得不妙,快步向院内走去。

出乎意料的,守在门口的羽卫没有阻拦,而是神色焦急道:“大公子,您终于来了,二公子要不行了。”

秦云忱眉头拧紧,没有多问耽搁时间,加快脚步进入内间。

房门推开,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就连闻惯了血腥味的徐落都有些反胃。

记得原著中,秦祁安就是差不多这个时间点死的,看来他确实命不久矣了,不过这一次秦云忱及时回来看他了,不知道他的命运会不会有什么改变。

屋内两名羽卫守在旁边,还有一名羽卫正在试图给秦祁安喂药,可秦祁安口中一直在吐血,他根本无从下手。

屋内几人看见秦云忱进来,也没有阻拦,正在给秦祁安喂药的那名羽卫看见秦云忱的靠近,还自觉让开了位置。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早就得到了秦云忱要过来的消息了。

秦云忱几步靠近,握住秦祁安垂落在床外的手腕,为他把脉。

秦祁安意识已经模糊,可是看到秦云忱那张脸,他本能的抗拒。

“滚开,秦云忱,你为什么还会活着……”他挣扎着抽出手,可却因为乱动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秦祁安以为秦云忱被送去决斗场那日已经死了,他甚至是亲眼看着秦云忱被送到乱葬岗的,可才到次日,就又传来消息,说是秦云忱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是与云霄天宗的仙人们一起回来的。

秦祁安听闻这事后,被气得吐血,之后身体就越来越不好了。

秦云忱探到秦祁安的脉象短促虚浮,神色沉重问道:“我之前给你的药呢?你没有服下?”

秦祁安冷笑一声,讥讽道:“我扔了,秦云忱,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碰经你手送来的脏东西。”

秦云忱眉头皱得更紧,他道:“没有那瓶药,你会死的。”

秦祁安对秦云忱痛下杀手的事,虽让秦云忱心寒,可他答应过父亲,要照顾好秦祁安,他不能眼睁睁看着秦祁安就这样死去。

可那瓶药所用灵草十分珍贵,是他耗费三个月才培育出来的,这一时半刻间,他根本找不来第二株。

秦祁安听闻这话眸中却没有丝毫惧怕,反而恨意更浓,他道:“你放心,我死前一定会杀了你的,我要亲眼看着你死,为父亲报仇。”

说这话时,他的声音仍旧虚弱无力,可胸腔却剧烈的起伏着,足以可见他情绪的激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成了赘婿文男主的前妻》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七零之改嫁前夫死对头

老胡十八
秦来娣死了,死在被自己含辛茹苦抚养长大的继子赶出家门后的第三年。悲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就是十八岁那年落水被救,迫于压力不得不嫁给二婚男赵青松,从此为了家庭放弃事业,兢兢业业养娃,抠抠索索当了一辈子后妈,到头来发现爱情亲情房子都没她的份,她只是家里的免费保姆。死前她想,如果能重来就好了。谁知一睁眼,居然回到落水当天,真好——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落水被看了身子的秦来娣会嫁给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赵团长
言情连载16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