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桐其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天际幽暗,竹叶积着层薄薄的雪,待从石将回廊下蔑竹灯笼一一点燃,窗牍上印出丛丛竹影。从石的身影越来越近,他立在门前恭敬道:“郎君,侯府崔从砚求见。”薛从砚是陆潜的家臣。

月挂西楼,东风袅娜,竹叶摇摆树影纷乱。很快崔从砚行至廊下,他身影高大,只立在廊下,并不进内室,他自幼随陆潜左右,侯府许多事情他心知肚明。譬如这座宅子虽挂在侯府名下,可实际上属于怀王宅邸,故而寻常时日陆潜很少踏足,唯有与怀王有事相商才会来此。今朝他方一进宅,见到那辆棠枝马车,便知怀王已至此处。

崔从砚俯身行礼,恭敬道:“郎君,圣人既抵大明宫,旋即御驾出宫朝汤峪方向去了......”接着他又说起侯府的事,幼棠无甚关心,无聊的转目看向了对面下棋的陆即明。

陆即明食指压着一枚青玉棋子,目光专注望着裱锦棋盘,他眼中有丝丝素光跳跃,待一枚棋子落下,他方才分神与崔从砚低声交谈。阿颂掀起兽足团花纹方熏笼,从中嵌起几块烧红的金丝炭,室内瞬时暖了起来,阿颂收拾着捻起一块帕子,细致的擦掉熏笼上的炭痕。

听他们一言似是侯府有要紧事,幼棠也顾不得与陆即明叙旧,暂时将两厢消息互通有无,便当即送陆即明回侯府。因圣人驻跸汤峪,她这会子倒也不急着回宫去了。

这会已是酉时三刻,夜既已深,坊内却正是热闹的时候,人声喧闹,纷纷攘攘由远处传来。幼棠有些烦乱,干脆放下手中书卷,推开青窗探首而望,平康坊最热闹之处北里,那处坐落着一栋三层相高的酒肆,其与左右两侧矮楼以飞桥相连,珠帘翠幕,灯火通明,晃晃耀目。

这处宅子正好位于平康坊。阿颂扔了帕子,凑到她身前,张望了好半晌。见她如此,幼棠将一案书册推开,双手搭在熏笼上暖着,不经意的说道:“阿颂,之前你逢旬休出宫可曾来过东市?”

阿颂意兴阑珊:“未曾呢,只随着何大监在西市打转。”

幼棠将窗扇推得更开了些,指了指远处那桩灯火通明的小楼:“今日左右无事,何翁也不在身边。”

阿颂两眼立即绽满了惊喜:“殿下!奴婢可以出去吗?”说罢她又有些犹疑:“东市,嗯平康坊也不是独身女儿家去的地方呀。”

反正闲着也是无心做事,幼棠心道不如趁此良机去平康坊,说不得能提前见一见薛昙奴也好。幼棠站起身,略一整袖,“走吧,孤也未曾去过呢。”

阿颂欲言又止看着幼棠的脚踝,很是忧心,嚅嗫道:“殿下的脚不疼了?奴婢也没有很想去的。”

幼棠动了动脚踝,虽说仍是不适,但是料想也无大碍,何况如今玉京时兴出门乘担子,思及此幼棠对从石吩咐了句。不多时一顶小轿似的担子就停在影壁处了,阿颂还未见过这般新奇的乘舆,她好奇的望了望,那担子顶子尖尖,似个六角亭一般,每侧悬挂着数层轻薄纱帐,夜色暗暗,外面的人也看不分明。

这出宅子距离北里很近,约莫一盏茶功夫,他们就到了玉京城夜里最热闹的地方。

北里画楼交映,白夜如昼,诸多门前皆设红绿杈子,楼前两侧一盏盏金纱栀子灯明亮异常,灯烛装填了西域香料,逢火燃香,芬芳馥郁,熏得游人欲醉。北里画楼是玉京城达官显贵踏足游乐之地,今日又逢大日,北里当红的龟兹舞伎今日登台献艺,是已人流如织。

从石不愧是陆家专门选出来的,十分机灵,未等幼棠行至门前,他就提前递上陆家帖子,楼里假母春娘见了“陆”字神色一凝,立时遣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奴子上前接过担子,她则行礼,引着担子朝小楼侧门而去。

两楼以廊桥相连,幼棠站在廊桥上,远远眺见画楼正中的台子上布满描金小鼓,十部乐器琳琅满目,假母春娘站在三步开外,双手捧着鎏金铜莲盘,满乘一碟鲜妍花卉:“请郎君选一枝罢?”

春娘正欲上前,却被那个一袭连珠对鸟宝相纹的锦衣侍女挡住了,这位侍女娘子穿着时兴的缺胯胡袍,梳双鬓,不着金玉,通身富贵倒比官宦人家的娘子还气派些,春娘盘算着这位神秘客人的来历,她自掌画楼以来,几乎与玉京五陵子弟都见过面,她记性很好,凡是照过面之人皆是过目不忘。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除我之外,全员主角

从温
【已签约简体出版,出版进度指路wb@晋江从温】宋南时穿到了一个由三本小说组成的修真界,整个师门除她之外全员主角。大师兄古早起点退婚流男主,身怀玉佩老爷爷,江湖人称龙傲天,手拿破剑筑基反杀元婴大佬。二师姐是火葬场里被辜负的替身,一朝重生大彻大悟,上到清冷师尊下到前未婚夫排队等待火葬场。小师妹是晋江甜宠文女主,在洞府里养了个能变成人的妖族太子,日常被红眼掐腰按墙亲。宋南时成了师门里最没有存在感的三师姐
言情连载11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