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春归》转载请注明来源:飘雪中文网pxzww.com

温叙点头,算是回应谢惊鸿的猜测。

“此番回京,希望一切顺利。”

马车快速地行驶在官道上,身后跟着一众骑兵,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下飞舞着。

“叙娘不在京城这段时日,京城里出了许多事。”谢惊鸿递给月娘一个石榴,让她将果肉一点点地挑进瓷碗里。

“陛下对杨家动手了吧。”温叙说道。

谢惊鸿双眼发亮:“你怎知道?”

“杨氏出了一任太后以及三任皇后,可谓是皇城里数一数二的贵胄。如今还培养着当朝太子,未来皇帝。杨仆射低调,但他门下之人却不一定都是如此。一旦被抓到错处,修整起来自然就全凭陛下的意思。”

温叙叹气:“结党营私之风日渐盛行,寒门中不乏有才志士,却少有机会报效朝廷。杨家自然首当其冲,成为圣上发作的一道阀口。”

谢惊鸿剥了另一个石榴,一粒一粒地丢进嘴里,感慨道:“只是可惜了杨仆射,兢兢业业半辈子,还是没办法避免这样的事。”

温叙只是笑笑没有接话。谢惊鸿拿出一方手帕擦手:“你怎的不好奇圣上是如何处置杨家的?”

“有何说法?”温叙配合道。

谢惊鸿坐直身子,神秘道:“此事起因一位举人,他想进杨家私塾求学,杨家私塾先生嫌弃举人家贫,便苛待举人,在课堂公然羞辱他。”

“那举人自然傲气,愤然把书收了就走。结果遇着一同上京赶考的同乡,几人听说了遭遇,都为他抱不平。其中一人恰好是容华公主的门客,趁着那私塾先生出门喝酒,找人把他打了一顿。”

“私塾先生是杨仆射二夫人的叔父,第二日杨二夫人就闹到了容华公主府去,要讨说法。那门客大方承认,把替举人抱不平的事都秉明容华公主,求其为举人评个公道。”

提及容华,谢惊鸿偷偷瞧了一眼温叙,见她没有多大反应,继续说道:“容华公主觉得自己面子挂不住,便护下门客。一来二去,这事传到陛下的耳朵里。陛下觉得此事有伤天下读书人的心,就下旨肃整结党营私,私相授受的风气。”

“结果这一查,竟然查到当年宫变时杨家有人帮逆王做事,陛下大怒,命刑部严审杨家一切可疑之人。”

温叙摸了摸坠在腰间的玉佩,问谢惊鸿道:“调查进度如何了呢?”

谢惊鸿叹气:“还在审着呢。此番动静,杨家上下惶恐不安,连太后都惊动了,怕是还得等一段时日。”

月娘剥了石榴压成汁,递上茶几,纳闷道:“容华公主竟然愿意趟这蹚浑水,真是新鲜的事情。”

那石榴汁颜色甚是好看,放在瓷杯里,像是红色的宝石,更像是……鲜血的颜色。

不过温叙眼睛缠着绷带瞧不见,她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无利不起早。想来容华公主从这些事里得了好处吧。”

两日前。

离开道成县前,谢璟泽陪温叙再次去瞧了大夫。

“伤口恢复得不错,温娘子现在感觉眼睛如何?是否能够看清面前的事物?”大夫问道。

“还是觉得模糊不清。眼睛隐约感到酸疼。”温叙回道。

“看来还是得再按时服药擦药几日。等到视力恢复时,再按照老夫新开的这个药方吃上五日就好。”大夫给温叙的眼睛重新缠上绷带,说道。

“多谢大夫。”温叙站起来,对大夫行了叉手礼,感谢道。

“温娘子客气了。”

听说温叙的病情有所好转,谢璟泽总算放下心:“等到京城,我们再请御医好好地瞧瞧,更加稳妥些,不要留病根。”

他提着从药室拿的药包,走在温叙的前面,以防行人磕碰到温叙。温叙实在忍不住,在他身后唤道:“阿璟。”

谢璟泽有些意外地回头应道:“嗯?”

“有一件事在心里纠结很久,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温叙说道:“那日在静心寺,我终于想明白一件事,为何我阿娘的尸体指甲中会有檀香白蜡。按常理而言,只要京城中稍有条件的人家,都能用上这两样东西。但深居寺庙之人,对檀香热爱更甚。”

“你突然提起这个做什么。”谢璟泽问道。

“有人告诉我,在宫变那日,她亲眼见过谢伯母出现在行宫。”

“你怀疑是我阿娘害了昌乐公主?”谢璟泽上前两步,难以置信道。

温叙轻轻摇头,冷静解释道:“谢伯母并没有杀害我阿娘。她可能是……帮凶。”

“你可知你在说些什么话?”谢璟泽难过道:“证据呢,只凭一人之言,恐怕难以让人信服。”

“我会找到的。”温叙说道。

谢璟泽眉头紧皱,他死死地拽着那药包的绳子,半晌拉起她的手:“对不起,我过于激动了。”

此刻温叙遗憾又庆幸看不到他的面容,她问道:“你,不害怕吗?”

“我难以形容内心的感受。若查出来的结果,说明阿娘真的是杀害昌乐公主的帮凶。”

谢璟泽顿了顿,一股难言的失望和恐惧涌上心头。

“你当如何?”温叙轻声问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郁金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飘雪中文网px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医汉

医汉

春溪笛晓
霍善从小没爹没娘,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伤寒杂病论》。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千金方》。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本草纲目》。霍善:???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数月后,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
言情连载71万字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维持女配的尊严

维持女配的尊严

淅和
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只为站到女主面前,将笔记递上。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做事我行我素,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换上规整白衬衫,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他带的,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他
言情全本95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